俱舍讲堂 | 《科幻文学研究》第三讲:空间(下)

作者:地球科学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18 19:26    浏览量:

3. 多维世界

1884年,英国牧师艾勃特发表讽刺小说《平面国》,副标题为“一个多维的传奇故事”。小说主人公是生活在平面国的守旧绅士正方形先生,有一天来自空间国的圆球勋爵造访了他,向他解释三维的概念,可他完全无法理解。于是圆球勋爵只好付诸行动,把正方形先生剥离二维平面,扔向三维空间,这次神秘的经历改变了正方形先生的一生。《平面国》是第一部描述不同维度世界的幻想作品,对后世的科幻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图片 1

平面国(1884)

1895年,威尔斯在《时间机器》中,已经把时间视为第四维,由此引出时间旅行的概念:

显然……任何一个真实物体必定在四个方向上延伸:长、宽、高以及——时间。但是,由于人类天生的弱点……我们往往容易忽视这一事实。实际上物体是四维的,其中三维我们称之为长、宽、高,而第四维就是时间。但是,人们总是习惯性地在前三者和后者之间画上一条实际上不存在的界线,因为从生命的开始到结束,我们的意识都是沿着时间这一维度断断续续地运动着。

然而,仅仅四维的世界依然显得“太小”,无法充分描述和整合人类已经发现的物理规律。现代物理学的前沿探索正在不断冲击现有的四维理论,把我们带向一种超空间理论的可能。通过设想一个具有更多、更高维度的宇宙,物理规律有望获得一种简洁优雅、融贯统一的解释。甚至,在我们这个宇宙终将死亡的最后瞬间,智慧生命可以通过躲入超空间而逃离毁灭一切的坍缩。

——这样的描述是否让我们感到有些熟悉?是的,刘慈欣在《三体三:死神永生》中,正是巧妙地运用了当代物理学超空间理论的前瞻设想,构思出令人击节赞叹的宇宙图景:宇宙在最初的田园时代是十维的,光速接近无穷大;而后随着高等级智慧文明之间的黑暗森林战争,一个个维度因为降维打击产生的涟漪效应而消亡,光速也一级级地慢下来……一群被称为“归零者”的智慧体试图通过把现有宇宙维度归零来重启宇宙,回到田园时代……故事的最后,现有大宇宙寂灭坍缩,主人公躲进一个独立的小宇宙(即超空间),等待新的大宇宙的创生。《死神永生》把科幻文学对多维世界的想象与思考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空间”也就是“世界”,汉语的“世界”一词源于佛教,其涵义比英语的space或world丰富得多。“世”为时间,“界”为空间(“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楞严经·卷四),“世界”相连,更符合现代物理学意义上的时空概念。我们探讨科幻文学的“空间”观,实际上就是在探讨它的“世界”观、宇宙观。要真正理解科幻文学的宇宙观,我们又要回到源头,追溯前科幻时代的宇宙观——古典宇宙观。

科幻文学中的“空间”与“世界”


在新宇宙论空间观的影响下,科幻文学描述了形形色色的“空间-世界”,把“自我”和“他者”安置在不同的境域下,展开丰富的想象,上演一幕幕雄奇壮美的诗篇。与主流文学单一狭隘的“现实世界”和奇幻文学纯粹想象的“神话世界”不同,科幻文学的“世界”建立在严肃的科学基础上,然而其空间范围又远超日常经验,须弥芥子,广大精微。

具体而言,科幻文学中的空间“世界”大致可以分为五类:

——这是英国作家特里·普拉切特在其《碟形世界》系列小说开篇描绘的奇诡景象,荒诞、瑰丽。科幻-奇幻迷们对这个著名的开篇可谓耳熟能详。普拉切特生动犀利的英式冷幽默从一开始就吸引了读者。通过描述古怪的“巨龟大阿图因”,普拉切特铺垫了这个庞大故事发生的“空间”(世界)。

科幻文学的“哥白尼革命”


1514年,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开始分发一份名为《短论》的手抄本,其中阐述了日心说宇宙论的基本思想:宇宙的中心不是地球,而是太阳附近的某一点;宇宙之大超乎我们的传统想象;地球绕着地轴自转,同时绕着太阳公转……哥白尼没敢在这份手抄本上署名。直到1543年,历经艰难,他的署名巨著《天体运行论》才得以出版,他在弥留之际得到印刷好的书,一小时后就去世了。

图片 2

哥白尼(1473-1543)

图片 3

日心说

对科幻小说而言,哥白尼的天文学革命同样是一个关键转折。在哥白尼之前的神学宇宙论图景中,飞离地球的旅行所到之处是属于神界的,而非物质界,因此一切想象都停留在宗教话语内部。哥白尼的新宇宙论释放出一个真正的想象空间,在其中,人类得以遭遇与“自我”截然不同的生命存在——“他者”(外星人或其他物质实体)。魔瓶一旦被打开,涌动而出的“他者”就具有无限的可能,“它们”提升了人类的想象与反思能力。

新宇宙论同时揭示了宇宙的真实面相:令人难以置信的浩瀚辽阔。这一基本事实给人类带来的惊异感、敬畏感,以及与之伴生的探索精神和崇高美学,远远超越了陈旧逼仄的神学宇宙论。

套用马克思的句式总结一下——人类在哥白尼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宇宙!

作为一种特殊的类型文学,科幻文学与主流文学的一个巨大差异就表现在“空间”概念上。与主流文学普遍贴合于现实,平淡无奇的空间观念不同,科幻文学的空间观念往往是森罗万象、奇峰迭起。“空间”是科幻文学的一个核心主题。要了解科幻文学,首先就要了解科幻文学特有的“空间”概念。

正题

图片 4

星际迷航

宇宙,最后的边疆。这是星舰进取号的航程。它将继续去探索未知的新世界,找寻新的生命与文明,勇敢地航向人类前所未至之境。

——《星际迷航》这段著名的独白准确地表达出新宇宙论所蕴含的探索精神和乐观态度。《星际迷航》首播于1966年,与当时美国的太空探索热潮以及普遍的理想主义、乐观精神一拍即合,开启了这个科幻经典系列剧的传奇之旅。《星际迷航》所体现的本质精神正是人类对“自我”向外无限扩展的美好期望。这是科幻文学空间观的“正题”,是“前瞻想象”。

在那遥远的多次远空间,在那不会飞升的星际平面上,星辰的轨迹弯曲延展,分分合合。

看……

巨龟大阿图因来了!他缓缓地游过星星之间的深渊。氢气成霜,凝在他粗壮的四肢上;陨星擦过他庞大古老的龟甲,落痕斑斑。他那巨眼,足有万顷。眼角黏液混合星尘,结成痂壳。他定定地望着“终点”。

他的脑大若城池,肤质厚重,传导缓慢。他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重量。

四大巨象拜瑞利亚、图布尔、大图峰和杰拉金撑起大部分重量。他们宽厚的肩膀,染着星辉,托起碟形世界。这世界无比辽阔,周遭是绵长的瀑布,上面是蔚蓝色的天堂穹顶。

总结


复杂、多元的空间观念体现了科幻文学的本质特征:在人类对于空间的科学认知不断深化的过程中,科幻文学展开充分的前瞻想象和反思维度,创造出一个个令人难忘,引人深思的世界,搭建出“自我”与“他者”登场表演的壮阔舞台。

同时,空间概念是与时间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两者结合才构成完整的时空概念。下一讲,我们将进入“时间”这个主题,探讨科幻文学的时间观。


图片 5

俱舍公众号

版权声明:《科幻文学研究》是本人(杨玄之)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开设的选修课。此系列文章是根据每次授课内容整理而成的讲稿,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俱舍茶集”(kosatea),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更多原创内容,欢迎关注“俱舍茶集”微信公众号。

巨龟大塔图因

4. 平行世界

与多维世界类似,平行世界同样是现代物理学、宇宙学发展给科幻小说带来的新的灵感与启示。平行世界的设想古已有之,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卢克莱修、伊壁鸠鲁、莱布尼茨先后提出过类似的想法。但平行世界真正成为一种严肃的思考,一种宇宙学意义上的可能性,却是在量子力学之后正式产生的。已经有不少物理学家提出了自己的平行世界猜想,天文学家也陆续发现可以支持平行世界存在的证据。

科幻作品中关于平行世界的描述,最著名的当属阿西莫夫的《神们自己》(1972)。22世纪,地球人偶然发现可以和一个平行世界进行物质交换,于是似乎拥有了源源不断的能量,然而真正的危险即将到来……小说对平行世界“三人一体”的奇妙设想极为精彩。

图片 6

神们自己(1972)

加拿大科幻作家罗伯特·索耶的“尼安德特三部曲”(原始人、人类、混血儿)另辟蹊径,从人类学角度,设想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尼安德特人建立了文明社会,与人类社会大相径庭。一次偶然意外,使一位尼安德特物理学家穿越两个世界的通道,来到人类世界,两个异质世界的文化碰撞由此开始。

在科幻电影中,平行世界的概念得到了更多表现,如《人猿星球》系列、《源代码》、《彗星来的那一夜》等。

图片 7

彗星来的那一夜(2013)

杨玄之(讲授)
2015年3月19日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合题

图片 8

暗淡蓝点

1990年2月14日,正在高速飞向太阳系边缘的旅行者1号接到NASA的指令,在遥远太空回望地球,拍下一张太空探索史上的经典照片——在照片上只有两三个像素大小的地球是如此不起眼,就像浩瀚宇宙里的一粒微尘——天文学家卡尔·萨根称之为“暗淡蓝点”(Pale Blue Dot),对它进行了饱含诗情和哲学的评论:

再看看那个光点,它就在这里。这是家园,这是我们。你所爱的每一个人,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你听说过的每一个人,曾经有过的每一个人,都在它上面度过他们的一生。我们的欢乐与痛苦聚集在一起,数以千计的自以为是的宗教、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每一个猎人与强盗,每一个英雄与懦夫,每一个文明的缔造者与毁灭者,每一个国王与农夫,每一对年轻的情侣,每一个母亲与父亲、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家和探险家,每一位德高望重的教师,每一个腐败的政客,每一个“超级明星”,每一个“最高领袖”,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与罪人,都生活在这里——一粒悬浮在阳光中的微尘。

在浩瀚的宇宙剧场里,地球只是一个极小的舞台。想想所有那些帝王将相杀戮得血流成河,他们的辉煌与胜利,使他们成为光点上一个部分的转眼即逝的主宰;想想这个象素的一个角落的居民对某个别的角落几乎没有区别的居民所犯的无穷无尽残暴罪行;他们的误解何其多也,他们多么急于互相残杀,他们的仇恨如何强烈。

我们的心情,我们虚构的妄自尊大,我们在宇宙中拥有某种特权地位的错觉,都受到这个苍白光点的挑战。在庞大的包容一切的暗黑宇宙中,我们的行星是一个孤独的斑点。由于我们的低微地位和广阔无垠的空间,没有任何暗示,从别的什么地方会有救星来拯救我们脱离自己的处境。

卡尔·萨根表达了一种综合的宇宙论观点。冷静,深沉,融合了惊异感、敬畏感、探索精神和崇高美学,既不是盲目乐观,也不是一味悲观,而是一种更深的自我省察。这是新宇宙论的“合题”。

科幻文学研究

5. 虚拟世界

最后要提到的是虚拟世界,它与赛博朋克(cyberpunk)这一科幻类型密切相关。这类作品描述了一个高度数码化、网络化的未来社会,人类的实体存在逐渐被虚拟化;相应的,原本“真实”的物质世界也就日益被虚拟世界所取代。最终,人类的肉体形态与社会形态都发生了根本改变。

威廉·吉布森发表于1984年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被公认为赛博朋克小说的鼻祖。在这部阴郁的,散发着末世论气息的作品中,吉布森犹如先知般精准描述了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基因工程、网际空间的未来。

图片 9

神经漫游者(1984)

在《神经漫游者》启示下,动画《攻壳机动队》(1995)、电影《黑客帝国》三部曲(1999、2003)继续深入探讨虚拟世界的主题,使之发展成为相当成熟、独立的世界体系。

图片 10

攻壳机动队

图片 11

黑客帝国

在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之外,华裔美籍科幻作家刘宇昆的《未来三部曲》(迦太基玫瑰、奇点遗民、全都在别处,大群的驯鹿)为我们提供了关于虚拟世界的另一种图景,细致,哀伤,充满温情。刘宇昆几乎设想了人类从实体世界转向虚拟世界的全过程,描述了期间的艰难、悖谬、犹疑、痛楚;最后在《全都在别处,大群的驯鹿》中,为我们直观呈现了虚拟世界的生存样态,极具说服力。


2. 微观世界

科幻文学不仅可以表现浩瀚辽阔的宏观世界,扩充我们的感受和视野,还可以“纳须弥于芥子”,在微观世界大做文章,转换视角,重构问题。

第一部表现微观世界的科幻小说应该是美国作家菲茨·詹姆斯·奥布赖恩的《钻石透镜》(1858)。一位显微镜爱好者通过神秘的钻石透镜观察一颗水滴,发现了一个微观世界,其中还有一位令人心醉神迷的美人。他沉溺于对这位可凝视却无法接触的女神的单相思中,身心交瘁。这场折磨人的爱情最终随着水滴的蒸发而破灭——真正的“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刘慈欣的《微纪元》则是表现微观世界的现代科幻小说,极富启发性。人类在毁灭后的地球继续生存,以“微人”的形态。这个微纪元克服了宏纪元人类社会的种种弊端,在外界资源近于零的条件下,居然还生存得颇为美好。世界末日、生态危机、基因技术这些传统主题,表现在微观世界里,给人带来完全不同的思考角度。

在格雷格·贝尔的《血音乐》中,微小智能生命体最终改变了整个人类社会……

前科幻时代的宇宙观——古典宇宙观


古典宇宙观的发展与天文学的发展密不可分。哥白尼提出“日心说”既是天文学的重大革命,也宣告了古典宇宙观的终结。在哥白尼之前,古典宇宙观纷繁复杂,脑洞各异,虽不乏多元想象的趣味,但内在的矛盾与谬误注定了它们无法形成融贯、系统的科学体系,最终只能成为神话故事,或是宗教话语。

擅长航海,观测天象的古希腊人就面对这样的困惑:如何将关于天界的科学观点从神学观点中分离出来?根据希腊人的传统信仰,地球乃至整个宇宙无疑是神创造的,地球自然就是宇宙的中心,诸天星体围绕地球运转。正如柏拉图在《蒂迈欧篇》中所说:

他把地球设计成我们人类的养育者。她围绕着那贯通的轴心旋转,作为昼夜的护卫者和度量者,是天空诸神中最受尊重的。

当然,古希腊人所能观察和理解到的“宇宙”是个袖珍的宇宙。不过柏拉图已经提出这样的问题:

我们应该承认只有一个宇宙,还是要承认有多个甚至是无限多个宇宙呢?如果我们认为它是根据模式而造出来的话,那就只能有一个宇宙。

柏拉图的困惑实际上说明了神学宇宙论图景的弊端。它太小了,难以承载伟大的想象和无限的可能。于是我们看到柏拉图是如何费力地在当时的宇宙论基础上编织他的哲学诗篇——

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

在《斐多篇》末尾,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描述了不朽灵魂所能到达的另一世界——美好纯粹的本真(eidos)世界。为此,他不得不想法设法在当时流行的宇宙图景里塞入这个世界的位置:

我们住在地洞之中,却以为身在大地的上层,我们把空气认做天空,以为日月星辰是在空中移动。其实,情况和那个人一样,我们由于冥顽不灵力有不及,不能到达大气的上层。如果有人能像鱼类探出海面看我们这个世界一般,飞上大气的顶层,探头大气之上,就能看见那更高一层的世界上的景象。如果这个人的天资灵敏真能攀高,他一望便知那才是真实的天空,光明,和大地。……那里的四季气候温和,人民从无疾病,他们比我们长寿,他们的视力,听力,智慧等体能,都比我们要好得多;这正像空气之比水清澈,以太比空气纯净。他们那里有众神的圣林圣庙,众神居住其中,那里的人可以用语言,预言,视觉与众神直接沟通,他们看到的日,月,星辰,更真实,在各个方面他们都享有和那环境相称的幸福生活。

——柏拉图这里的描述已经显露出某种多重宇宙的概念,这与当时主流的宇宙图景相矛盾。自然,他那位著名的学生,经验主义者亚里士多德无法接受这种多重宇宙的概念。亚里士多德在毕达哥拉斯学派宇宙论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和完善,提出了自己的宇宙论设想。

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在宇宙中,一团火居于中心位置,地球、月亮、太阳以及其他天体按照一定的音乐频率,和谐有序地围绕中心旋转,所有天体都是神圣的。

亚里士多德则设想宇宙由59个同心圆的星体所组成,地球居中。4个近地区域由四大元素(火、气、土、水)构成。余下的55个区域,由地球上不存在的,神秘的“第五元素”构成。在第五元素的推动下,它们围绕着静止的地球环行。这就是“地心说”的原型。这个宇宙论很好地满足了神学的需要,可惜它还存在一些明显的bug——它无法解释夜空中的所有星体运动,尤其是行星的运行轨迹并不按照某种预定的绕地轨道,而是飘忽不定,无法预测。

吕克·贝松《第五元素》

公元2世纪,托勒密把亚里士多德的宇宙图景改造为更精密的宇宙论模型,同时提出“本轮”说来解决亚里士多德的bug:即行星循着本轮的小圆运行,而本轮的中心循着称为“均轮”的大圆绕地球运行。这就是著名的托勒密体系。

托勒密(90-168)

庞大精密的托勒密体系貌似解决了以往宇宙论的所有难题,它保留了行星轨道的绕地环行,体现了地球的神圣地位。圆形轨道又被认为是比椭圆轨道更完美的形态,与神圣之物更为关联。尤其微妙的是,在托勒密模型中,最后一层天球之外为何物,被认为是人类的观测无法达到的,这就为天堂和地狱的存在留下了足够的位置。因此托勒密体系被广泛接受,尤其在基督教观念里,它被视为与圣经完全一致的宇宙图景。在长达一千五百年的岁月里,托勒密宇宙论没有遇到挑战。

托勒密模型

罗马人在天文学上无所建树,直接继承了希腊人的宇宙论。在幻想文学方面,有普鲁塔克(45-125)的《论月球表面》和卢奇安(旧译琉善,约125-约180)的《伊卡洛墨涅波斯》、《真实的故事》,是早期文学中的异数,触及了月球旅行的主题,在空间上得到了极大的扩展。

普鲁塔克《论月球表面》是部奇妙的对话体作品,对话者们在讨论月球上明显可见的阴影究竟为何物?月球是否有生灵居住?某些观点居然与现代的科学结论相当一致。但从根本上说,这依然是篇思辨的神学作品:

人类生而有三元素(身体、心灵和灵魂),在地球上的死亡只是人类身体的死亡,随后他的心灵和灵魂飞往月球居住,直到第二次死亡降临,那时灵魂将离开他。

第一次死亡将人的元素减为二,第二次死亡则将其减为一……在地球上,女神迅猛地将人类的灵与体分离;而在月球上,心灵和灵魂的分离则是缓慢而轻柔的。

卢奇安因其《伊卡洛墨涅波斯》、《真实的故事》两部作品被称为“科幻小说之父”,这并非严肃的界定。因为这两部作品,前者实为神学散文,后者则为荒诞不经的游记。

在《伊卡洛墨涅波斯》中,墨涅波斯厌倦了地球上哲人们的纷争,于是以神话中伊卡洛斯的形式,把鹰的翅膀绑在右臂,鹫的翅膀绑在左臂,然后飞向天界,找宙斯仲裁真理究竟如何。他首先飞到月球上,俯视地球,然后飞越太阳,进入天界,面见宙斯。

《真实的故事》同样描述了月球之旅,这趟旅程源自船员们驾驶帆船的航行,这艘船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卷入了天空:

我们的船浮在太空中,风把帆肚吹得鼓鼓的,飘然向前航去。一连七天七夜,我们便在太空中航行。第八天,我们放眼下望,只见下面有块陆地,仿佛是个悬在半空中的浮岛,又圆又亮,光芒四射。

——这个空中之岛就是月球。随后,船员们被卷入了月王恩狄弥翁(传说中一个永远熟睡的美少年,月亮看见他,用月光吻着他,心中亦自觉温暖)与太阳王法厄同(太阳神之子)的战争。他们的经历犹如狂欢,犹如梦魇,夹杂着性与暴力的诡异碎片。《真实的故事》是一部包罗万象,充满互文的瑰丽作品,但与科幻文学依然相距甚远。

古罗马文学中真正采用了严格意义上的“宇宙视角”,而非古希腊以来常见的“天空视角”的,不在上述的幻想作品中,反而来自一部严肃的思想巨著——西塞罗的《论共和国》。

在这部显然要向柏拉图《理想国》看齐的巨作中,西塞罗讨论了正义、人性、政体、法律等一系列重大议题,末篇以名为“西庇阿之梦”的散文体寓言结束。与东方哲人庄子飘逸轻盈的蝶梦不同,西庇阿之梦将视角从沐浴在星光之下的迦太基,慢慢上升到整个宇宙苍穹,纵览无数星辰,俯视脚下地球——

这些星体都比地球大得多;确实,地球自身在我看来实在很小,以致于觉得我们的帝国颇为可笑,可以说,它只占了地球表面上的一个点。

——率领强大的罗马军团攻陷并毁灭迦太基,消除了罗马帝国的百年隐患,创下不世功勋的罗马名将西庇阿,从宇宙的视角俯视地球,顿生蔑视尘世之心,想到连罗马帝国也不过是如此渺小的一个点。

于是这个梦最终还是要回到不朽神明那里,寻找能够抗拒一切脆弱的尘世之物的永恒灵魂:

如同那永恒的上帝驱动着这个宇宙——宇宙的部分会死亡——一样,一个永生的灵魂驱动着那脆弱的躯体。

在罗马人之后,整个漫长的中世纪,神学宇宙论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因为基督教传统的建立而根深蒂固。直到十四世纪,但丁创作《神曲》,依然遵从严格的托勒密体系。

这个神学宇宙论无从突破,科幻小说就无从产生,因为在神学宇宙论图景下,人类无法真正飞离地球。地球之外就是神界,人类无法抵达。通向遥远空间的探索之路被锁死了。对科幻文学而言,一场新宇宙论的革命迫在眉睫。


俱舍公众号

版权声明:《科幻文学研究》是本人(杨玄之)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开设的选修课。此系列文章是根据每次授课内容整理而成的讲稿,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俱舍茶集”(kosatea),所有文章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谢谢。更多原创内容,欢迎关注“俱舍茶集”微信公众号。

杨玄之(讲授)
2015年3月26日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科幻文学研究

1. 宏观世界

宏观世界是科幻文学最擅长表现的空间范畴,尤其在太空题材科幻中,往往表现出惊人的空间尺度,可以说是科幻文学中的主流“世界”。

比如,阿西莫夫《基地》系列小说、《星球大战》系列电影等,都是以整个银河系作为故事空间的;弗洛·文奇的太空歌剧三部曲《深渊上的火》、《天渊》、《天空的孩子》,同样以银河系为活动范围,加入了三界(爬行界、飞跃界、超限界)的概念;刘慈欣《三体》三部曲从离地球4光年外的三体人远征地球说起,最终故事范围扩大到整个已知宇宙;波尔·安德森《宇宙过河卒》,描述一艘地球飞船原本执行一项历时五年的任务,可是由于突发状况和时间膨胀,船员们在宇宙中孤独地航行了数百亿年,他们的亲人、地球,以至太阳系,全都灰飞烟灭,连宇宙都垂垂老矣,慢慢死去……

图片 12

造星主(1937)

奥拉夫·斯塔普尔顿(Olaf Stapledon)的《造星主》(Star Maker)是表现宏观世界的科幻文学的巅峰之作。故事开始于地球,无名无姓的“我”进入了灵魂的神游状态,飞向太空,俯视群星中的地球,而后快速飞离,遨游于宇宙。在不断的飞行中,“我”遇到了其他的漫游者,探索了无穷尽的宇宙世界,看到了无量数的生命形态,天堂与地狱,战争与毁灭,创造与灵悟,重重宇宙与终极宇宙……最终,“我”在狂喜痛苦,精疲力竭中回到小小地球,芸芸众生之中。

新宇宙论的“正-反-合”


图片 13

反题

图片 14

第一张从月球拍摄的地球照片。1966年环月1号(Lunar Orbiter 1)拍下这幅以月球为前景的地球影像,比另一张由阿波罗8号乘员拍下的著名兄妹照早了两年。

……技术越来越把人从地球上脱离开来而且连根拔起。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惊惶失措了,总之,当我而今看过从月球向地球的照片之后,我是惊惶失措了。我们根本不需要原子弹,现在人已经被连根拔起。我们现在只还有纯粹的技术关系。这已经不再是人今天生活于其上的地球了。

——“只还有一个上帝能救渡我们”,海德格尔,1966年,《明镜》访谈

——这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海德格尔在看到第一张从月球拍摄的地球照片后所发出的感慨。与当时普通公众对登月计划的赞赏、憧憬态度不同,海德格尔的感受是“惊惶失措”,是“技术越来越把人从地球上脱离开来并连根拔起”。他唱的是反调,这与他的整个哲学思考密切相关。他认为:

按照我们人类经验和历史,一切本质的和伟大的东西都只有从人有个家并且在一个传统中生了根中产生出来。

因此,海德格尔是反对人类从地球移居到其他行星的。当然,我们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海德格尔的思想从根源上说还是有小清新、田园范儿的弊病,但这无损于他哲学思想深刻的启示性与反思性。他看到第一张人类从月球拍摄的地球照片,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人类历史性的重大事件,是人类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跳出自身之外,凝视自身”。人类长久以来的宇宙论探索,终于变成一个现实行动。跳出去直接看,和站在里面想,有着本质的不同。

海德格尔把科技发展所赋予人类的太空探索能力界定为“人从地球上被连根拔起”,他关注的是问题的反面,是“反题”,是“反思维度”。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kai-wang.com. AG亚游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