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车服饰”盘点新时代成功人式的穿衣方式

作者:工程材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18 19:47    浏览量:

“不知道。”

以前一看到板板正正的西装三件套,那肯定是大老板。现在可就不一定了,很有可能是卖保险的、租房卖房的、投资理财的和做老板的。

“当大师委屈你了?!”

>>进入**老爷车**品牌中心

我见他想发第二次火,赶紧举例:“上次,你在台上用‘贤良淑德’介绍我,是不是有点过分?我又不是上台表演做菜去。还有一次,你竟然说我‘作风严谨’,作风严不严谨跟我有没有才,到底能扯上什么关系?而且你就不怕别人误会咱俩有那种关系,不然评价上怎么都往女德上引?”

大众派:大众风格当然就是不容易出错。1976年,比尔·盖茨和艾伦注册了“微软”商标。当时的人的穿搭可以说是千篇一律的西装、衬衫。对于男人来说,衬衫永远是不会过时的经典。

我们常常考虑的是,到底是将真实的情况示人,匡扶职业的正义,还是干脆把自己伪装成像那么回事,天长地久的去配合和保持他人的肤浅和无知?

作为新时代的成功人式,尤其是文化圈、互联网圈的老板,不一定要穿的多么大牌,但一定要穿出个性,穿出心意,穿出风格。接下来,就看看现在的老板们,穿衣风格都是什么样的吧!

老板说,你有屁快放!

复古派:复古风,非常符合文人气质。徐磊曾用笔名“南派三叔”,凭借《盗墓笔记》系列跻身作家富豪榜,目前是南派投资董事长。作家出身的徐磊,穿衣风格十份符合文人的气息,就算是出席正式会议穿的西装,也会在细节上做一些小心机,以显示与众不同。

那是夏天,我穿着T恤,买了根冰棒在大街上溜达回家。我当然还是不服气,但是不得不同意,武装,甚至是伪装,对一个人在社会上跟人打交道,有多重要。

极简派:极简派当然就是一切从简。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新品发布会就是一件深色T恤。同样一件t恤只要稍微做一下改变,又是另外的一款造型,提升整个造型的时髦指数,而配上牛仔裤,更是体现主人热爱生生活,热爱自由的时尚品味。

众人一听,评价这么高!都扯上生命了!到底是何方神圣?于是齐刷刷的将视线投向我。我穿着男款那么大的T恤,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只耳朵插着麦,另外一只耳朵没来由的晾着,手上横着手机,两眼发直,聚精会神的玩一款手机游戏。所有人都瓦特了,我特么怎么看怎么像不务正业打着王者荣耀的90后……

大胆派:大胆派俗称什么都敢穿,什么风格都能Hold住。身为阿里一把手的马云大概是中国相当能豁出去的,阿里年会中各种的奇装异服,其大胆的精神让许多娱乐明星也难以企及。在众多穿着保守与传统的中国男企业家中,马云真的可以算是一个异类了,形象多变,敢穿敢秀。

“不好啊!”我说,“我要按照你给我的这个人设进行表演,那我太辛苦了,随时都有穿帮的危险。我每天都得穿着古装,或者棉麻衬衫,说一口古文,写一手毛笔字,时不时发表一些可以列入百度百科上的真知灼见,并且穿插几句生僻难懂的诗文,才能彻底武装成一个正宗的才女。”

非 常 没 有 气 质!!

“没那么大众化又怎么表现?”

“害怕什么?”

老板急得舌头都打结:“我这不都是为了给你塑造良好形象吗!你整天在公众号里朋友圈发那些大胆的言论,你知道我废了多大口舌,才扭转别人对你不好的印象?”

“委屈了,真的!”我说,“人生本来就只有一个角色当上去是不委屈的,那就是当自己。事实上,真正的大师也得当自己,如果他还没有当成,那证明他还不是大师,他还心存害怕。”

第一路:像我的老板和经纪人说的那样,练习成为一个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有才的人。依赖棉麻衬衫,装点成知识女性;依赖儒服汉服,装点成国学雅士。从头到脚,都透着文化气息,情商爆表,优雅知性……

我说:“你可不可以在下次介绍我的时候,不要那么官方,也不要那么大气。很明显,我并不是你说的那种形象。你可以针对我真实的形象,定制一种说法。这样不就省得我表演了吗?”

他最终问我:“知道什么叫来事吗?”

于是,他们认为,穿着西装,才会做生意;穿着素雅,才写得出文字;家里一堆书,才叫有文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才是搞学术的;从不说脏话,才是文明人;扛着道德大旗,才是有道德的;严肃做艺术,“用生命做艺术”,才是真艺术……

当然了,反差萌和尴尬,到底还是差了好几条街的意思。

老板冷笑道:“我要是能要求你这么犟的人让写什么就写什么,那我的能耐就上天了!我只不过是想你在客户面前,拿出一点才女的气质来!才女气质你懂吗?你看看咱们中国,那些才女们,多好啊!林徽因,那么温婉可人,李清照,那么诗情画意!”

有一次做完路演,我被老板临时抓过去参加饭局。为了捧我,他在场上逢人就这么介绍我:“这是一个很有才的姑娘!她不仅外表美丽大方,内心还纯朴善良,写得一手好字,还画得一手好画,文字艺术造诣更是极高。她是用生命写作的人!”

回公司的路上,老板把我骂成了屎样,那种恨不得把我丢进马桶放水冲掉的屎样。我相信那一刻,就算我脱光了衣服,给他潜一次,都没有办法抵消他的怒气……

那么酷呢?当然是刚好相反,偶尔唱唱反调,偶尔在一台戏里,单独跑出一声垮音来。

是的,有些人确实通过棉麻衬衫,打造成了知识女性;通过儒服汉服,很像国学雅士;通过各种形而上学,成为了老师大师。但真正有真才实学的人,内心强大的人,傲娇得不屑此举,不在此列。

我爸爸天平座,特别注意形象。他夏天一天洗两次澡,换两身衣服,上衣和裤子从不撞色,却总能保持在同一个色调上。

我笑了:“我承认我气质很差,但你得承认,你对两人有误解。人家林徽因,能把所有备胎发展成男闺蜜,李清照,能抱着书跟仕途不顺的老公去流浪。普通妇女能干得出那么多大胆的事儿来吗?怎么你就把她们想成温婉可人诗情画意了?真正的诗意,往往都带着点离经叛道,可不是傻白甜和道德模范。你现在在外面,活生生的把我塑造成一个‘作风严谨’‘贤良淑德’‘视写作如生命’,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奇女子!你想想多可怕?”

我只能承认:“看不出来。”

首先,我垮。我这辈子没有进入过真正的职场,所以从来没穿过那种需要挺直腰杆才能撑出气场的职业套装。我走路,从来不走直线。必须歪歪斜斜,上窜下跳,猿猴走位。往好的方面讲,也算是活泼好动。往坏的方面讲,只有我爸爸总结的最好:纯粹没正形!

“我觉得不用特意表现,别人自然能看出来……”

听上去,也是非常的好心好意,而且那么正能量。但是为什么知识青年永远就是不听话,单单是“不要发表不恰当的言论”这一项,连我都做不到!

老板胜利的笑了:“你还小!社会上的事,且学着呢!”

小时候叛逆,认为大人的讲究,一律都是土!长大一点点,又从土,变成了俗。所谓的俗,在我的眼里,就是那种,一切看上去都井然有序,都在调子上,没有半点差池,所有人都会拍手称好的审美。

“我又不想成为大师,你把我打造成大师,好处在你,不在我。我凭什么要成为大师啊!”

这个考虑应用在“如何打造一个才女形象”的问题上,就出现了兵分两路。

我是一个没有气质的人!

图/网络  文/邓可以

“害怕公众舆论,害怕暴露啊!”我露出一种说小秘密的神情,“每个人都有缺陷,每个人都有狭隘的地方,真正的大师只在业务领域上天赋异禀,其他地方都挺不堪的,甚至低人一等。伪大师们在所有方面都面面俱到,找不出任何缺陷。你,就成功的在所有人面前,给我塑造了一个伪才女的形象!”

经纪人给他的建议是:作为公知要有一个公知的形象,不要发表不恰当的言论,做出不恰当的事情。如果有职业经纪人帮你包装,打理,你的形象必然不是今天这样!

相信我,做到以上几点,绝对有百分百的才女识别度!

我终于哑口无言,无话可说。

老板百思不得其解:“那你就按你刚才说的去做啊!你怕穿帮你练习啊!你知道深圳,有多少人,根本没有才学,就是靠着一身表演的功力,成为了大师!

“所以嘛!还是得练习成为一个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你有才的人!这也是一种本事!每一个职业都应该有职业套装,做商务的穿西装,当作家的,就得穿棉麻衬衫。你穿着T恤挂着耳机,人家就必须把你想成不经事的小姑娘。但是你穿着套裙,梳一个发髻试试看,马上就有人跟你握手,叫你老师!武装很重要!”

“那你告诉我,真才女应该是怎么样的?”

“为什么要去扭转呢?人家从文字里读出来的对我的见解,是好是坏,都是真实的呀!那些大胆的言论,我没有觉得那是大胆,那只是诚实。诚实本身,就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大胆了,如果他们因此觉得我有问题,那就只好让他们觉得我有问题了,越多人误解,不就显得我越独特吗?都理解我了,我得多庸俗啊?你不能为了让所有人都喜欢我,就要求我写一些谄媚大众,皆大欢喜的东西。那可不行,那太虚伪了。”

“给你做好了包装,搭好了台面,你就拿着自己的台本和人设,上去表演就够了!表演得好,就是来事!你觉得你表演得好吗?你有配合过我的表演吗?”

韩寒的形象确实很差:出门把衣服穿反了;在公共场合里乱睡;跟朋友聊天全是脏话……

“这个嘛……至少是性情中人……”

14岁的时候,看了一个“很央视”的节目,节目编排上特别老套,然而内容却是燃炸的涂鸦比赛。请大家展开想象,主持人用正宗播音腔,念着“舌尖上的中国”那样的文案,配着澎湃而古朴的“艺术人生”式的BGM,出来的却几个小青年,穿着背带裤,拿着罐装喷雾满大街喷墙的画面……我当时看得真的是满脸斜线,而且是三条加粗加黑的那种!乍一眼看上去,绝对没有人想到,这是涂鸦比赛,倒是非常像某一档家装节目,主持人正在介绍一款新型粉刷漆的材料。

如果一个作家连真话都不敢说,也不让写,那他为什么要去当作家?因什么原因从事写作??职业经纪人和作家最大的鸿沟,并不是在是否应该维护公众形象上有所争执,而是对于作家形象本身就存在巨大的误解。他们往往用“艺术人生”的腔调,去强奸“街头涂鸦文化”,这种背道而驰的形象宣传,完全是一种辱没,哪里存在维护?久而久之,公众的错误认知对艺术本身就形成一种压迫。――艺术必须要像他们看到的宣传那样做,而艺术家也应该是宣传中的那种人设……

“真的吗?横着手机玩游戏,别人也能看出来你有才?瘫在椅子上开会,别人也能看出你有能力?”

我是个对接受批评这件事,特别有经验的人,我从小被各种人批评,家长,老师,亲戚们。所以我总结出一套如何示弱,如何迂回,如何申辩的战术。当天我动用了所有功力,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和老板就“如何打造才女形象”的问题上进行激辩。我先用一副谄媚得接近弄臣的嘴脸,对老板说:“我有个不成熟的意见,不知当讲否?”

现在想想,那么努力正经还带着官腔编排一种街头艺术的比赛,不搭是不搭,尴尬是尴尬,却也有几分反差萌的创意。

“可怕吗?这个形象不好吗??很多人做梦都想成为那样!”

老板打断我:“性情中人怎么表现?”

第二路:腹有诗书气自华。从不惧怕盘脚大仙的外在,或是低胸吊带的反差,掩盖了自己活蹦乱跳的灵魂和腾蛟起凤的淑质英才。

“思想独立,没那么大众化……”

我想起韩寒的那篇著名的《我所理解的生活》,里面写了一件事,和我身上发生的简直不要太像。他有个经纪人朋友,跟了他一天,总结了一句话:你的形象管理太差。

这句话把我问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真才女应该怎么表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kai-wang.com. AG亚游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