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他来说,职业是生病,业余是写作,最重要的是执子之手

作者:工程材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18 20:44    浏览量:

图片 1

外人看来,他是残缺的,是需要被同情的。

“园墙在金晃晃的空气中斜切下一溜阴凉,我把轮椅开进去,把椅背放倒,坐着或是躺着,看书或者想事,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驱赶那些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世上的小昆虫。”

而他只认同上一段,不赞同下一句。

这是作家史铁生散文当中描述的一段文字,看着这段文字让我想起了第一次与史铁生“相识”。高中有一段时间对学习提不上劲,整日看些课外文章,作业荒废不少,每天反反复复翻看一本既破旧又厚重的课外读物,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唯一一本与语文教材配套的一本读物,里面清晰的记得那几篇《我与地坛》、《故都的秋》。我从中读到了一些文字的美感与满足感,觉得这是一件比习题和成绩更有趣的事。

1.4 雪木木

很多年过去,我再也不记得曾经看过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也不记得史铁生这个人,重新记起他是2010年12月31日,他去世了,我第一次回忆起史铁生这个人的形象:“二十一岁意外失去双腿,一个双腿残废的作家,写过一篇非常美的散文《我与地坛》,曾经陪伴我度过很多次无聊的课堂。”

在家人的爱与温暖下,超乎寻常的文学素养让史铁生从最初瘫痪的绝望中走出来,渐渐地再次地爱上了世界。

这就是全部的记忆。

他21岁瘫痪,59岁离世,38年的光阴里,疾病缠身。


他多次想过自杀,却又坚强地活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

十几年过去,我和史铁生的文字再一次相遇了,然而再一次看他写的文章,却多出很多人生体会和深切感悟,也许是时间和经历使然,过去的我更像是一个空瓶子,随着时间和经历得堆积,变成了一个摇摇晃晃略显沉重的瓶子了。

于是他给留下世人留下20部短篇小说、6部中篇小说、2部长篇小说、18部随笔散文及其他,还有2部电影剧本。

比如对生与死的拷问,比如对生的渴望、对苦难的承重背负、对自由与爱情的向往,这些关乎灵魂的问题,也许还跟哲学有关,总之,它不再单纯的是一篇散文了。也许人生一定要越过黑暗、淌过漆黑的沼泽地,才能读懂生命的可爱。

图片 2

图片 3

image

这几年经历了很多,我觉得好像离他的文字反而更近了些。几年下来,历经了人生的彷徨与无助、痛苦与纠结,完成了一次由堕落走向崛起的自我救赎之路,这让我明白了一件事:“人生的所有苦与痛,都来自于人性的贪嗔痴;人生所有的欢乐,来自于人性中那一盏盏的灯。”这让我更能理解一个生命,带着人性中的光芒和黑暗,艰难又喜悦的迎接生命中的来与去,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这些文字是是他向死而生的累累果实,是他与命运搏斗的战利品。


写史铁生的文章很多,中学语文课本里他最著名的散文《我与地坛》让中国学过语文课的中学生都认识他,他的生平事迹甚至能娓娓道来。

有一个习惯,每次买书之前都喜欢豆瓣搜索一下书评,有人评论作者说:“不过是一个不愿接受现实的悲观者,不过是一个整日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抑郁不得志的人…….”当然也不乏各种支持和好评。

因而,雪木木不想在此赘述太多,今天着重谈谈史老先生的感情生活。

先来说说为什么有人会说史铁生是一个悲观不愿接受现实的人,当然是因为:他不懂。他不懂一个人失去双腿意味着什么,走路不再是双脚着地,也许是屁股或是身体的其他部位与地面的摩擦;他不懂失去的除了双腿,还有人跟人之间的芥蒂所产生的孤独感;他更不会懂得一双残废的双腿依然有一颗追逐爱情和自由的心灵;甚至连性这件事也比常人困难许多…..是的,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他们不懂。

史铁生的爱情,八个字即可概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再来说说抑郁不得志这件事,抑郁是事实,不得志绝对是莫须有。当人生经历种种残疾或限制,困惑和痛苦几乎是人性的必然,不是史铁生一个人的专利,每个人都有。人性中的真、善、美、爱与包容,每个人都乐于接受,但是人性中的不接受、痛苦、彷徨、不妥协、挣扎、力求证明自己….往往被人看做是肮脏不堪的东西。所以我欣赏史铁生的诚实,如果非要说他抑郁这件事让读者很心寒那我想说这是因为读者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黑暗面,跟史铁生没有半毛钱关系。

对于史铁生来说,不幸中的万幸就是遇见妻子陈希米。

史铁生是个有信仰的人,爱情和写作就是他全部的信仰。一生的大半精力都用在写作上,虽然我只看过他的《我与地坛》、《病隙碎笔》,但是文坛上的他还是有一席之地的。用一生的时间去做好一件事,这怎能说是不得志呢?

图片 4

史铁生和陈希米的爱情经历了生活种种磨难与考验、世人的误解与嘲笑,陈希米为纪念史铁生而写的《让死活下去》再一次让我看到这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搭伙过日子。下面附一首史铁生写给陈希米的诗:

image

《赠妻子诗》

陈希米比史铁生小10岁,她是西北大学的学生,学数学,却热爱文学,乐于搞“跨学科”交流。

史铁生

她还是西北大学中文系学生刊物《希望》的骨干之一。

希米,希米

而史铁生的作品首次变成铅字,就是在这本刊物上。

我怕是走错了地方

距离阻挡不了灵魂的交流,热爱文学的陈希米开始和远在北京的史铁生通信。

谁想却碰上了你!

1989年,已经从文字中惺惺相惜的两人,终于见面了。

你看那村庄凋敝

图片 5

旷野无人、河流污浊

image

城里天天在上演喜剧。

在雍和宫附近一条临街却又幽静无比的胡同里,在一间低矮的小平房里,陈希米出现在了史铁生面前,而史铁生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正是我想象的样子。”

希米,希米

这一年,他们俩结婚了。史铁生38岁,陈希米28岁。

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陈希米右腿轻微残疾,但她用她仅有的一条好腿,充当史铁生的双腿。

谁跟你说我在这里?

史铁生曾孩子般地说,只要有炸酱面吃就能活。

你听到那脚步零乱

可他们的食品远炸酱面丰盛,他们还有电动轮椅,有移位机,还有善良可爱的小阿姨,帮着他们料理家务。

呼吸急促、歌喉沙哑

图片 6

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

image

希米,希米

她念着她喜欢的书上的句子,他就听这样的句子,时不时地点头。

见你就像见到家乡

他们不买房子不还贷款,不评职称不做官,清清淡淡,纯粹自然,欢呼和抑郁都与他们无关。

所有神情我都熟悉。

史铁生说:“你来了黑夜才听懂期待,你来了白昼才看破樊篱。”

看你笑容灿烂

陈希米说:“自己是史铁生妻子所以才要做更好的陈希米。”

高山平原、风里雨里

直到史铁生生命的最后一刻,陈希米去旁边病房办理史铁生捐献器官手续,希米刚走,史铁生就“全身挣扎,心电图立刻乱了”,可陈希米回来一弄,好了。

还是咱家乡的容仪。

图片 7

希米,希米

image

你这顺水漂来的孩子

陈再去,史又闹,陈只好把手续拿到病床旁边办,史铁生就“安安静静了”。

你这随风传来的欣喜。

他从来不想到达什么彼岸,因为执子之手,一路安心。

听那天地之极

“人生来不想死,但人生来来就是在走向死”

大水浑然、灵行其上

2010年最后的深夜,史铁生从医院做完透析回家后,感到头疼、恶心,并呕吐,之后因昏迷被急救车送往医院。

你我就曾在那儿分离。

救护车在寒风中呼啸开路,家里的车、朋友们的车闪着灯,鸣着笛一路跟随。

希米,希米

图片 8

那我回启程太过匆忙

image

独自走进这陌生之乡。

史铁生再也没有醒来,虽然命运在他年轻时残酷地将他摁在了轮椅上,可他的灵魂一直倔强地站立着。

看这山惊水险

而这一次,他终于还是离开了挚爱的家人和这个他用力热爱的世界。

心也空荒,梦也凄惶

史铁生已经去世七个年头了,但他依然活在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心中,不光是因为他的文章,还有他身上那足以立足世界的英雄主义,值得我们每一代人去学习,去传递,去纪念。

夜之望眼直到白昼茫茫。

希米,希米

你来了黑夜才听懂期待

你来了白昼才看破樊篱。

听那光阴恒久

在也无终,行也无极

陌路之魂皆可以爱相期?

“心灵团聚的时刻,你只要上帝给你的那份财富就够了:你有限的身形,和你破形而出的爱愿。你颤抖着试着、试着用你赤裸的身形去表达吧,那是一个雕塑家最纯真的材料,是诗人最本质的语言,是哲学最终的真理,是神的期待。不要害怕羞耻,也别相信淫荡,爱的领域里压根就没它们的汤喝。”这是史铁生对爱和性的诠释。

我欣赏史铁生这种对文字和爱的热爱,那是我们最原始的情怀。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kai-wang.com. AG亚游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