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和陈小姐的爱情故事-第二章

作者:工程材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18 21:42    浏览量:

看得出巩叔对我住下来很不满意。他住了我家的房子很多年,如今给他机会报答一下全是我妈的一厢情愿。

我咳嗽了一下,告诉她这几天我得忙着盖房子,可能短时间内抽不出时间请她第二顿了,我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拿出三百元跟巩叔说难免要麻烦几天,巩叔晚上就给了明确的态度,米汤馒头没有菜,我气势汹汹地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两碗米汤。

她终于放下筷子,认真起来,问我为什么想让她。

好在离睡的时间还早,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消食。我在拆平的地基上一圈圈转悠,来巩叔家里打麻将的人都被我吓了一跳。

但是她没说完,她换了个说辞,她问我为什么追她。

晚上给陈小姐打电话前收到一堆调查报告,全是些人云亦云的结论。

我说喜欢她。

我自诩不是个俗人,可还是被三人成虎的气势吓到。跟陈小姐的通话完全没了之前想好的那些潇洒,咕哩咕咯把之前的剧本讲完就撂了电话。

她立马炸毛起来,一连串地说了一堆,说凭什么见了三次面就敢说喜欢她,真的了解她吗,真的做好准备跟她共度一生了吗。爱情需要慎重,不是小孩子的游戏了。

猜想陈小姐肯定也手不慢,从语气里就能听出些傲慢与偏见。

我在心里暗叹造物主偷工减料,可能造物主也埋怨我太懒了,不努力去触发他埋下的神秘彩蛋。

通话结束后我又翻看了一遍那些调查报告,确定里面没有老周的报告后将手机关机。在地基上又转了四十九圈后才回房休息。

我伸手制止她。告诉她其他问题我以后回答她,今天先回答她是不是了解她这个问题,因为我很擅长回答这个。

我没料到农村现在也有这么先进的建筑设备了,地基一天就挑完了。

我说,你奶奶实际上姓张但现在姓着王,姥姥姓胡,有两个舅舅,四个姨,三姨小时候夭折了,两个姑姑,两个叔叔,大姑嫁了好人家,现在家里最有钱,小爸现在当着个小官。爷爷的坟大头朝东南,姥爷的坟大头朝西南,你小时候出生的房间门朝东。怎么样,比一般人了解你吧。

工头摸样的一个人跟我说他可以帮我联系到物美价廉的好砖。要是我着急的话两小时内就能把筑地基的量运过来。

她脸上浮现出我预期的迷茫。

我对他提出的“运”字感到好笑,问他现在拉砖不用拖拉机了吗?他把我当成不分五谷的少爷了,很惊诧我还见过拖拉机。

我起身给她拿衣服,你慢慢考虑一下我是不是了解你,咱们现在回去吧。

我问他如果很着急的话完全装修好需要多长时间。

她呆坐在椅子上没动弹,眼神都散了。

他说住人的话得半年。

我赶紧说我出来的时候着急了忘了拿钱,你能不能把今天的这个饭钱先结了?

我说养鸡呢。

陈小姐终于把表情换成了恼怒,但仍然伸手去拿了自己的包。

他说那得更久。

回去还王水车的时候,王水问我话里什么意思。

我告诉他不能那么久,等那会儿陈小姐跟我的事儿该黄了。

我问他什么什么意思。

晚上巩叔的饭稍微好点了,可能是我妈给他打过电话。

王水说大家都实在哥们儿,他知道的肯定都告诉我了。我听说什么了也不应该瞒着他。

吃饭的时候他一直絮叨我爸跟他的交情,暗示我不应该主观上瞎说话,破坏亲戚们的感情。我猜想明天肯定没好事了,吃完饭拒绝了他的牌局邀请,继续在地基里转圈。挑地基新起的土全部用去填挖树根的坑了,我索性跳到地基里转圈。

我学着他大前天说话时的那副模样说就那样你还指望我听说什么呀?

打麻将出来解手的一个叔叔站在坑前问我找到什么没有。

王水愣了一下嘿嘿笑了几声,这个意思你是要坚决硬上了啊?

我跟他说只找到一点。

我跟着他笑了几声说不愧叫王水,真是聪明。

不知道从那儿冒出一群半大的孩子,都跳进地基里跟着我转圈。打麻将的人被外面的热闹惊扰,都纷纷出来跟着我们转圈。

他说那以后咱就真成兄弟俩了。

我趁机躲进房间给陈小姐打电话。他们好像在那里转到后半夜才散去。

我哈哈笑着骂他傻逼。

上午我看着他们推着夯来回夯地基。昨晚一堆人走了一夜,新挑的地基已经被压平了。

他也笑着问我要不要傻逼送傻逼回家。

昨天那个工头过来给我发烟,说小哥很聪明啊,这等于省了咱们两天的活计。

晚上我妈问我房子盖得顺利不顺利,有没有从地基里翻出银元来。

我板着脸不跟他讲话。

我告诉她很顺利,但是得给陈涛打钱,他见了钱才肯开工。

十点多的时候,地基边聚集了一堆人,纷纷叫嚷着不能说开工就开工,得给个说法。

我妈立刻精神起来问,怎么还需要让陈涛盖啊?

带头的是两个邻居,他们对着人群嚷嚷说巩叔好脾气,他们可没那么好性。

我说就得陈涛盖啊,咱们办的是大事儿。

我才发现巩叔一早就锁门出去是什么意思。我的确是不应该主观上瞎说话。

我妈气呼呼地说你就瞎搞吧,说完就回卧室了,进去的时候还想把门摔一下的,结果没摔响。

我领着他们沿地基走了一遍,告诉他们以前多占我家的两米就算了,现在我还主动退出两米来做滴水。主动给你们占便宜就是想先得个先理,真要弄急了谁家弟兄们多还不一定呢。

第二天我和陈涛带着他的工程队赶早就回到了村子里。意气风发的巩叔没想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茫然失措地给我和陈涛拿了两把椅子。

那个工头执意不肯开工,说是怕得罪乡亲们以后不给他活儿干,他劝我去把孙叔喊来。

我故意坐在石头上,揶揄巩叔今天怎么没人来要说法了。

孙叔是我父亲小时候的结拜兄弟,现在在这个村子当村长。

巩叔说你在自己家的祖宅上建房子,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指着地基说你看不出来我妈想试试我有没有能耐自己把房子盖好吗?你现在就让我去喊孙叔叔,明天我这房子还怎么盖?

我说不是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吗?

那工头蔫蔫地退到一边。

陈涛瞪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跑到地基旁边指挥他的工程队去了。

有个工人过来说如果我用他家的红砖的话,他愿意替我得罪这些人。他还从他的包里拿出一块儿来跟我说你看比一般的厚一个公分。

巩叔见陈涛走了,说:你孙叔叔昨天来过了,你孙叔叔还说县委县政府很支持你这个事情,你也没跟我讲过句实话,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我接过来掰断扔在地上,让他把工头叫过来。

我拍拍巩叔的肩膀,说:造福百姓,过几年你就能在这里立个碑了,以后你就光收门票钱就行了。

工头过来看了看地上的两截半砖挠了挠头。

巩叔呵呵傻笑,像是真听懂了我的话一样。

我说你速度太慢了,我还等着房子盖好娶媳妇儿呢,你回去吧。

陈涛的工程队速度果然很快,不到一天就把房子的结构支好。

他斜着眼看我问我什么意思,怕我不明白强调说这儿的活儿要是他不干,没人敢干。

巩叔又凑过来说看我这架势是要盖好几层,虽然他们没理由阻拦我盖房子,但是我盖很高的话绝对对他们有影响,到时候大家肯定不答应。

我慢慢蹲下一拳砸在地上的半截砖上,对他吼说,嫌你慢,等你盖好孩子都三岁了。

陈涛抢在我之前跟巩叔说就盖一层,这么个盖法,他也没钱能盖多高。

工头带人收拾好家伙骂骂咧咧走了。

巩叔对答案很满意,满志踌躇离开。

看热闹的人群像得胜了的士兵一样看着我,我跳进地基里转圈。他们看着我转了几圈后纷纷散去。

一会儿拿了几瓶啤酒回来,跟陈涛说你说话就很敞亮,不像我这侄儿云山雾罩的让人不知道他想干嘛。

中午巩叔才回来,做好饭在地基中间支了个桌子,喊我上来跟他吃饭。

陈涛哈哈大笑起来,对巩叔的啤酒摆摆手说:你敢给他当叔叔啊,那你活不到六十岁了。他爸现在活一天就算赚一天了。

这家伙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了,又开始絮叨起来,说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问我要是不嫌弃他帮我张罗着这事儿。

我伸手拍了陈涛一下,陈涛快速躲开,又跑到支架前面喝斥他的工程队去了。

一会儿自己说嗨了,又劝我这儿前后哪儿也挨不住,自古就是三不管的地界,没必要在这里盖房子,劝我把地基卖给他,拆房子的费用他给我补齐。

巩叔又被陈涛弄得愁眉不展,跟我说是我妈让他按新法论的,按理说他应该叫我叔叔。

我一言不发,把盘子里的瘦肉全挑着吃了。

我赶紧打断巩叔的话,起身去找陈涛。

陈涛下午不到两点就来了,他跳进地基转了一圈说你怎么挑这么浅啊。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陈小姐才打电话说想请我吃饭,我高兴地去找陈涛让他一会儿走的时候带上我。

一会儿上来又说刚才没注意,怎么挑了一个回字型,你他妈是要学孔乙己吗?

陈涛严肃地跟我说:你不能走,你得看一晚上这支架,你一走晚上就有人来卸螺栓,他们赚三百,咱们就得损失八百,你想清楚。

我问他怎么就一个人来了,我着急着呢。

我说这不是有你一堆人呢吗?

他瘪瘪嘴说他算了一下,按照我说的作法太贵了,先确认一下我是不是认真的。

他说,没他们村民们还不一定会卸呢。你在这儿,你是他们的头。你不在这儿,你就是他们的冤大头。明天我让人过来填砖,填好砖一灌水泥你就不用看了。

我说是真的,赶紧开始吧,蛇种六月份就到了。

我不敢怀疑他的话,只得给陈小姐打电话说盖房子盖到关键点上了,脱不了身,让她再好好考虑两天。

他嘻嘻笑起来,那也得明天,我的工程明天才能下来呢。

陈小姐明显不高兴了,挂电话挂的很让人多心。一会儿又拨回来说就要一句话,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我坐陈涛的车回到家里,晚上给陈小姐打电话约她出来


。陈小姐先是扭捏着说她晚上不是很方便,一会儿又扯东扯西暗示我如果能去她们单位接她就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我赶紧找王水借车,王水问我是不是看了他的调查报告了,我说你先把自己料理周全吧。


陈小姐那天刻意打扮了,我心里暗暗叫喜。

结果陈小姐不怎么高兴,皱着眉头嫌弃我找的饭馆不够安静,接着又说知道车是王水的了。

我瘫在椅子上跟她瞎扯,等着她说出那句我验算好的对白来。

菜上齐后陈小姐渐渐高兴起来,跟我说起小学时候的事情,我全没有印象,不知道她是在虚构还是在真的回忆。

我认真地听她胡说,等着她转到正题上。

眼看着菜就快吃完了,她俨然一副需要吃第二顿的样子。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kai-wang.com. AG亚游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