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出发,总能看见风景

作者:信息科学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18 20:52    浏览量: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会对未来有着各种各样美好的向往;我也相信每个人,都有过属于自己的梦想。但却不是每个人的梦想都能开出花朵,不是梦想太遥远、不是现实太窘迫。梦想像一颗种子,足够珍视,因此有人一直将它捧在手心,甚至放在一个美丽的容器里每天供着欣赏,告诉自己“我有一个梦想”,却从来不曾真的种下它。

离高考[微博]还有几天的时间,而有一小部分学生却不用像同龄人那般紧张备考,因为他们早已凭借奥数获奖而被提前保送到各大名校。作为最后一届享受到奥数加分政策的高中毕业生,他们的奥数“末班车”之路走得如何?奥数生们的生活是否有着和普通高考生不一样的滋味?记者日前采访了广东实验中学三名从奥数竞赛中获得保送资格的学生,了解他们走过的奥赛路。

想要梦想开花,先挖个坑埋起来,它才会生根发芽。

将奥数坚持到底的学生是少数

没有行动,只是畅想,梦想永远只会变成一场空想。

广东省实验中学负责奥数生培训的教练符开广已不是第一年教奥数生了。作为一名资历较深的奥数教练,符开广承认,省实的学风能让每个学生的特长找到发挥的空间和可能,但是,能学习奥数坚持到最后的学生的确是少数。

图片 1

据了解,省实每年都会在高一以高考为导向,选出100多名奥数苗子作为培优生。随着高二的文理科分班以及高考压力的逐渐增加,大部分学生会在权衡高考和奥数为自己未来带来的胜算大小后选择走高考途径升学,到了高三还能坚持学习奥数的学生往往只有几个。“虽然省实坚持学奥数到最后的同学不多,但是这些能坚持下来的学生都或多或少地可以获得升学方面的优惠”。符教练告诉记者,今年他带的三个学生:林植茂、张云翼、敖逸华,在经过2-3年的奥数培训后,现在都已经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大伟上大学时,学的是历史专业,但是这个身高180的大个子,却对现代诗情有独钟,于是在大一学期末,他从历史转到文学院,开始了三年的诗歌原创之路。

尽管三名学生取得的成绩为自己挣足了面子,符教练回忆起培训、备考这一路上的操心时仍感慨万千。“尤其是在学生即将走进赛场前,我都会紧张到睡不着觉。作为教练,站在家长[微博]的角度来想,肯定希望自己带的每一个学生都能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毕竟,一个孩子关乎到的还是一个家庭的幸福与未来。”

大伟的老家在青海,他的诗歌有很多描写西部苍凉风光与情怀的题材,格桑花、驼铃、大漠,组成一幅幅绝美的画面。每年他都会把自己创作的诗歌打印出来,订成一本诗集,送给老师和同学。三年,我收到厚厚的三本。

奥数生要有实力 还要有运气

大四临近毕业,他签到一个待遇、发展都很好的国企,做行政管理类的工作。毕业前,学院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青春诗会,大伟朗诵了他的诗歌。当时看着大伟,我很怕繁琐的行政类工作,会慢慢耗掉一个人对于诗歌的热情。一年后,我接到大伟的电话,他要回学校办改签手续。原来,他已经从那家待遇优厚的公司辞职,回了老家,做了一名小杂志社的编辑,跟他喜爱的诗歌在一起。

林植茂是高一开始就一直跟着符教练学奥数,在四个月前刚结束的2013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暨第28届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竞赛中,林植茂以排名123获得了银奖,现在已经被清华[微博]大学[微博](招生办)应用数学专业预录取。

我钦佩大伟的勇气,看到他脸上焕发的神采,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骄傲。多少人嘴里喊着坚持理想,却在现实中随波逐流;多少人做着不喜欢的事情、忍受着不喜欢的人,内心希望改变,却不敢迈出那一步。梦想的那颗种子就只能一直被供奉,不会生根。

林植茂告诉记者,敢于参加奥赛培训的同学,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很好地发挥自己的实力,都能够得偿所愿。有的奥赛选手连续三年都只获得二等奖。“只有一等奖并且进入冬令营才有保送资格,所以有的人每年都差一点,最后到高考也没获得保送资格,挺遗憾的。”语气中满是惋惜的林植茂也庆幸自己最后拿到了一等奖,从而在这场“赌博”中胜出。他的奥赛路可谓一波三折:高一时获得奥数二等奖,高二参加全国高中数学联赛获得一等奖的好成绩,但仅以一名之差没有进入到冬令营;高三再次参加高中数学联赛,同样获得一等奖,并且作为榜中最后一名的“幸运儿”进入到冬令营,从此奥赛之路画上了圆满句号:获得了免试进入清华大学的资格。他感叹,奥数生有实力还不行,还得要有运气。

图片 2

小学时学过奥数的张云翼则是断断续续地和奥数结缘:初中时他偏爱物理竞赛,进入高中后则是在高二时才跟随着符教练专心攻奥数。去年10月份的高中数学联赛中取得二等奖好成绩也为他赢得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考降60分录取的优惠。

恩豪上大学前,是奥数的优等生,只要在全国比赛中拿到好名次,就可以保送到理想的大学。偏偏天不随人愿,考试发挥意外失常,让恩豪与理想的大学失之交臂。由于全心备战奥数的竞赛,耽误了其它文化课的学习,高考成绩不佳,他只考到一所省属重点的师范类院校,还是小学教育专业。

另一位奥数生敖逸华则是凭借数学竞赛一等奖的成绩敲开了中国人民大学[微博]的大门,并被人大统计学专业预录取。

但是恩豪没有气馁,之所以选择这所大学,是因为他之前已经了解到学校有转专业政策,进过一年的努力,他以全年级第一的成绩顺利转专业到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圆了自己的数学梦。

学奥数要脑子好 还要体力好

到了新的学院后,恩豪给自己树立了新的目标,他在学业上勤奋努力,参加了全国数学建模大赛和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获得了建模大赛一等奖和数学竞赛二等奖的优异成绩,同时也创造了学院参加数学竞赛的历史最好成绩。

每年的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在每年10月中旬第一个周日进行,一试早上8:00-9:20,二试9:40-12:10。而联赛中一等奖的获得者才有资格参加全国保送生考试。而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则是在次年1月份分两天进行。每天上午8:00-12:30,四个半小时内解答三道题,中途不休息。

临近毕业,身边的同学都在忙着应聘、考普通话、考教师资格证,而恩豪却不为所动。有人劝他,多考一个证傍身总是好的,但是恩豪有自己清晰的目标,他的梦想是做一名大学的数学教师、到教授、到数学的研究者,中学教师资格证不是我的必须品。

“学习奥数不仅要求学生脑子好,还要求体力好。有的学生体力不够,可能考试中4个小时都坐不住了。”符教练说,为了增强同学们的体质,每周利用一两个晚自修加周末时间对学生进行知识辅导外,每天他都会陪着学生进行至少1个小时的体育锻炼。“跑步、打篮球、打羽毛球都会陪着他们一起。”

看着恩豪,我经常会感慨他清晰的思路、果断的抉择。当得知他保送研究生的好消息时,我想到一句话:当你知道你要去哪里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多次经历数学竞赛的林植茂也承认在备考联赛的三四个月中的确会觉得累。“几乎是从早到晚都在做题,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有时候临考前做梦都是梦到自己在参赛做题。”

图片 3

谈及学习奥数的收获,张云翼表示个人思维的提升最明显。去年,为了备考10月份的全国联赛,张云翼三人在符教练的带领下进行了约四个月的备考冲刺。竞赛结束后,三人才返回学校参加高三的总复习。由于比班里其他同学少复习3个月,三人当时的高考模拟考试成绩并不太理想。

认识光清,是源于一条转发的空间说说,知道了这个男孩子在大三的暑假,一个人骑行37天,从石家庄到新疆。那些不曾看到的风景、那些不曾经历的见闻,化成一幅幅照片、一段段文字,刷爆了空间。

教练声音

之后我才知道,这个有着骑行之梦的男孩,为了他的梦想,整整准备了三年。

遏制奥数热取消加分作用不大

他的准备,不是把梦想供在手心里每天瞻仰。而是每天去操场跑步锻炼身体,周末和假日去打工赚钱,购买装备,本来计划毕业骑行回新疆的他,靠着坚持不懈的行动,让圆梦时刻提前一年到来。

虽然奥数带来的加分政策优惠即将不复存在,但这个政策的取消并没有影响省实现在高一年级学生选择学习奥数的热情。据了解,目前仍有一百多名培优生在学习奥数,但是,两年后的高三,他们中还有多少在坚持学奥数,这个数字目前还不得而知。

这些,都是发生在我身边、大学校园里的真实的故事。每到上生涯课的时候,我都会把故事分享给学生们听。有梦想是好事,但是梦想不是用来观赏的、不是用来怀念的、更不是用来炫耀的,是需要我们实实在在、从头开始、用行动一点一滴地去实现的。

符开广教练认为,取消高考奥数加分的政策是好事,毕竟有些同学急功近利的心情会让他们只学奥数一科而放弃了其他科目知识的学习。“高中还是打基础的阶段,学生应该对知识全面地学习。而‘奥数热’现在主要集中体现在小学。初中阶段,高中阶段的家长会对‘奥数热’有理性的考虑后决定让孩子是否坚持学奥数。所以我认为,取消高考奥数加分对遏制‘奥数热’的作用并不会太大。”

大伟告诉我,开始总需要勇气;恩豪告诉我,行动才能成功;光清告诉我,路就在脚下,只要你迈出第一步,不管走的有多慢,总归是在路上。

本来你想看日出,可是总担心自己没有做好出发的准备,等你准备走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了;看夕阳也很好,看星光也很赞,只要出发,总能看见风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kai-wang.com. AG亚游国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