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与神

2019-10-01 14:36 来源:未知

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王国的路线图

图片 1

郭特斯

两年前到加州,在Palo Alto闲住几日,路过一家旧书店,购得一本史书,名为《Foreign Mud》,1940年在纽约出版。如果要找一个合适的中文书名的话,不妨名之为《洋土》,其内容是道光鸦片纠纷纪实录(鸦片在史书里分四等,皆以“土”为名,上等曰“公班土”,次曰“白土”,等等,书名或出于此)。看了几页,爱不释手,用一天时间,从早到晚,一口气读完。作者以英人当事人的信札、广州传教会期刊、英国议会实录、贩烟公司的档案等资料为基础,将鸦片战争前的主要纠纷、人物以及错综复杂的情形,概括描述得非常清楚,许多细节是我以前在国内史书里没有读到的。

作者名为Maurice Collis,爱尔兰人,曾就读于牛津大学历史系。早年,即十九世纪初,被英政府派驻缅甸、印度等地,后因不满英政府在当地的一些政策,辞职返回英伦,从事撰写一些特殊历史事件的纪实录,《洋土》为其中一本。另有一本有关中国的书,名为《The Great Within》(《大内》),鲜为人知,描述自明末清初西人东渐传教、通商之坎坷,以及明亡后两百年间不断加剧的中西文化冲突。两本书合起来看,可视为是东西文化冲突史,冲突无法和平解决,遂付诸海舰与枪炮。虎门的沦陷,可谓打破了当时以天朝自诩的中国人封锁外部世界的壁垒。

最近,在亚马逊又购得这位作者的另一本大著,名为《Cortes & Montezuma》,讲述西班牙人继哥伦布之后,如何以五百员乌合之兵勇,征服拥有二十万常规军,而且以剽悍、善战雄冠天下的墨西哥王国。其中情节,在今人眼里,几乎是神话,所以决定将故事梗概写出来,不失为近来读书所得。

第二次西征:玻璃球换黄金

第二次西征于1518年4月启航,以Juande Grijalva(科里瓦)为都督,率240名西人兵勇,自携兵器、火药。魏迪哥赋予这次西征的使命有二:一、沿上次西征之路,越过Chanpoton,尽可能就地扎营殖民;二、带回黄金,不择手段,若不能以物换物,则抢劫掳掠。

这支队伍到了Chanpoton,玛雅人已经撤走,仅剩一座空城,黄金无影,只得继续西行,至Tabasco(今墨西哥的塔巴斯科州)。城里居民已经不是玛雅族人,西人以玻璃珠与当地土人交易黄金,土人从未见过玻璃,信以为宝玉,卒以黄金从西人手中购得许多玻璃珠。此后,他们继续西行,见沿岸高山耸立,时当盛夏,而山巅却白雪皑皑,无比壮观。西人岂知此高山即Orizaba火山,巅高海拔五千七百米,故常年积雪,而山后高原即雄霸一时之墨西哥王国所在地。不日,至Vera Cruz(韦拉克鲁斯城),应当地土人之邀,抵岸入城。西人欲以玻璃珠易黄金,土人即以大量黄金馈赠。西人忭喜不已,然未知何故此地之人欲以大量黄金购买玻璃小球。科里瓦一行,继续西行,然所获甚寡,无足可言者,惟途中至一小岛(后取名为San Juan de Ulua),见一祭坛上横躺两具尸体,旁置一簋,内盛二人心脏,鲜血淋漓,是为墨西哥祭神之仪,而西人当时不知。时已七月,科里瓦决定返回古巴,遣Alvarado快舟先行禀报魏迪哥,余部徐风慢行,11月至古巴。此行西征往返整七个月。

驻扎在古巴的西班牙人,见到科里瓦满载黄金而归,无不欢欣鼓舞。科里瓦之西征兵勇回家后讲述途中所见,更让他们蠢蠢欲动。因此,他们决定倾全力西征墨西哥。然而,驻扎在古巴的西班牙人为数不多,如何对付强大剽悍的墨西哥王国? 时人以为非Cortés(郭特斯)无以言功。当时,郭特斯32岁,身材魁梧,膂力过人,髯须细而黑,面若白灰,为人豪侠,善骑射击剑,好与女人狎,笃奉耶教,亦颇喜诗文。

魏迪哥身为总督,本应亲征,但他非戎马出身,又惮风险,思得一勇将,坐收渔利。开始,郭特斯并非魏迪哥之首选,但郭特斯以其在当地的人脉关系,啖以巨利,卒获此任。郭特斯立即回首府圣地亚哥,变卖所有家产,招兵买马,并许以功成重馈,宣称其西征目的不止于勘探与交易,而是征服墨西哥王国。此前,魏迪哥与郭特斯曾有过龃龌,又恐郭特斯出征后不受制约,欲换他人领兵,但郭特斯以好言相许,多方周旋,卒获领兵之衔。

1519年2月10日,郭特斯率653名兵勇,分11艘兵舰,振振西征。兵勇中剑兵508,水手100,弓弩手32,火枪手13,另携火炮14台,战马16匹(当地人未见过马),并火药、箭镞、猎犬等。

郭特斯 – 翎毛蛇。人乎?神乎?

郭特斯的一举一动当然早已在孟德佐玛的窥视之中。郭特斯无法知道墨西哥人视其为“翎毛蛇”神的化身,因此所到之处,莫不对他敬畏无比。此时之西人对墨西哥地处何方尚且一无所知,遑论其宗教信仰!

孟德佐玛既知西人已登陆,立遣使臣至西岸与西人接触,带去可能让他们心满意足大量礼品:

    - 大量金玉饰品(上次西人西征时对金品情有独钟)

     - 一个已经养肥的高大俘虏,让郭特斯随时吃他的心脏(墨西哥人虽然知道“翎毛蛇”反对食心,但墨西哥人祭祀“翎毛蛇”时,与祭祀他神一样,必供奉新鲜之人心)

    - 各种涂浸过人血的食物

孟德佐玛的使臣回宫后禀报:“彼人使用火炮,炮自筒中发,尘石弥天,其声震耳欲聋,击中大树,树则应声而倒。彼人全身上下铁甲钢盔,唯露其脸,骑巨兽之背(墨西哥人不知马为何物),其高可比屋巅。彼人有黑发者,亦有金发者。金发者髯须亦金。彼人不食人心,亦不沾人血之食,所赠俘虏亦未被食心。随行之犬高大而勇,其毛斑白相间,犹如野豹。彼人称欲入墨西哥国会晤陛下。”

图片 2

孟德佐玛

孟德佐玛听后混身颤抖,失魂落魄,此时他深信无疑郭特斯即是“翎毛蛇”神之化身。孟德佐玛既是墨西哥人的领袖,他无法背叛其民而将王位拱手相让,但又无意抗拒天意而与“翎毛蛇”神为敌。孟德佐玛左思右想,定下应对的策略:郭特斯既是“翎毛蛇”之化身,神不可以力据,决意不用武力;神必有所求,使其厌足,或可使其毋入墨西哥国。“翎毛蛇”若进墨西哥国,则必与“烟鑑”神发生冲突,二神相斗,人间之毁灭,不待卜筮。

策略既定,孟德佐玛另遣使臣,携神符至西人之营,尊郭特斯为神,并馈赠大量财宝金品。行前,孟德佐玛嘱其使曰:“翎毛蛇神已至,汝等宜慎听其言,善待之。此等神器、宝物皆其所属,汝等代我赠与。惟东岸去吾地之路崎岖遥远,毋令其西向。”他希望郭特斯得到神的尊严与大量的财宝后,就此驻脚,无需西行。

西人自登古巴岛,从未见过如此大量的财宝,欣喜难饰,但是孟德佐玛以道路崎岖难行劝他们不要西行,让西人感到有些美中不足。孟德佐玛赠予的财宝让他们深信墨西哥国定是堆金如山、财宝盖地之国。郭特斯对孟君的使者说:“吾乃查理大帝(Emperor Charles)之特使,久仰孟君之名,千里跋涉,欲为一晤,今若半途而废,将何以面对吾君。此去贵国,道路虽远,吾等无所畏惧也。”郭特斯不知孟德佐玛的思想,当然无法理解为何墨西哥人既尊他为神,又劝其归返。他决意继续西行。

“新大陆”,地处何方?

1492年10月11日,哥伦布西航途中首次看到巴哈马群岛中的瓦特林岛(Watling Island,即后之圣萨尔瓦多岛),兴奋不已,随后抵古巴岛,又至海地岛 (时海地岛称Hispaniola岛,人称“小西班牙”) ,此二岛即所谓“美洲新大陆”的开端。然而,哥君翌年返回西班牙,向国王(KingFerdinand)禀报时称:他所发现的岛屿,地处东亚之边缘,与日本、中国为近邻。直到他死前(1506年),他一直深信古巴、海地二岛就是梦想中的东亚边缘,不知其去日本、中国仍遥遥万里,中间隔着茫茫无际的太平洋。

西人第一次发现太平洋是二十一年后的事。另一个西班牙探险者,名为巴尔伯(Vasco Núñez de Balboa),于1513年9月抵达连城(Darien,地处今之巴拿马国),自城山巅,向西而望,见一片汪洋,他急忙下山,身着盔甲,手执佩剑,激情四放地冲向海边,持剑对海挥舞,向世人宣布,眼前之大洋,已被我征服,从此以后将归属伟大的西班牙王祚。显然,他不知此汪洋之长宽几许……

巴氏对海舞剑尊王,看似滑稽,但事出有因。

墨西哥部族

居住在墨西哥这块土地上的人,最早可能是居住东北亚的游牧民族(匈奴之别种?),越过白令海峡,迁徙至北美,后又逐渐南徙至气候较温和之中美洲。这些游牧民族到了中美洲以后,筑城垦荒,逐渐放弃狩猎而以农耕为主,形成具有独特文化的部族团体。墨西哥部族定居中美洲,始于十三世纪初,此前相继有过七个不同文化的部族,其中包括奥尔达克人(Olmec),玛雅人(Maya),特奥迪瓦坎人(Teotihuacan),托尔铁克人(Toltec),等。这些部族先民的文化不同层度上影响了后来的墨西哥人。

墨西哥人于1324年,即西班牙人入侵前约二百年,在此地筑城定居,至1400年已然称霸于中美洲,周边部族不敌墨西哥人之武力,纷纷称臣纳贡,势力范围西及尤卡坦,南至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人向臣属部落索取大量金品、藤甲、粮食、皮货、陶器、枪箭,等等,以供墨西哥贵族日常之用。此时,墨西哥部族的文明已经相当发达:文字颇似中国先民的象形符号,并已具备一定的政治体制,相当独立的司法机构;墨人颇好天文,具有独特的历法体系。然而,当时的墨西哥人尚未使用诸如铁器(故墨人兵器多以木石为之)、马匹、车辆等在西方已经司空见惯之物。

墨西哥部族的体制是政教合一的联邦制,其首领曰“首言君”(First Speaker),由部族贵族举其德高者为之(有点类似中国远古之尧舜时代)。西人入侵时的首言君是Montezuma(孟德佐玛,墨西哥语意为英武之君),为宗教、政府、军队之首脑,佐以三人分统之。三人者,司马(衔为“牝蛇”)统军,司空掌祭祀,司徒理庶政,三人会议决策,称“三公院”(Council of Three), 为最高统治机构。孟德佐玛1502年嗣位,时年二十五岁,洎西人入侵已统治十七年。墨西哥史乘称孟君“博学睿智,熟谙天文历学“。

查理大帝之特使

郭特斯的上司魏迪哥虽驻守古巴岛,但时刻关注郭特斯的一举一动。他得知郭特斯不费周折已经获取大量财宝,恐他久而生变,遂勒令其尽快启航归府。然而,郭特斯出行前,其意已决,必脱离魏迪哥之管辖而后已。理由很简单:如果他遵命返回古巴,所得之财宝,除五分之一依法缴纳给西班牙王室外,余者皆由魏迪哥支配,而以其曾与魏氏抵牾,料其最终必所得无几。因此,郭特斯所到之处,自以“查理大帝之特使”自居,从未提及自己是魏迪哥委任的。

当时,西班牙王廷法律规定:王国之兵勇,持王廷之诏令者,许其于本土或其属地自立城邑,并选举城邑之令长,所立之城邑则直属王廷管辖。郭特斯遂与部下干将商量,决定宣布自立靠岸后所扎营寨为城,取名为Villa Rica de la Vera(意为“天主富庶之镇”),同时遣亲信乘快船往西班牙,携信禀报国王,并赉以孟德佐玛所赠一切财宝(依照王法只需缴纳五分之一),以示赤诚,冀乞国王追认自立之城,以达到彻底摆脱魏迪哥管辖的目的。此案既定,郭特斯乃思如何进取墨西哥。

郭特斯营寨对岸有一沙丘,沙丘之后,是一个名为Totonacs的部族。一日,五个Totonacs人来拜访郭特斯。谈话中,郭特斯知道Totonacs族被墨西哥人征服,多有怨望,认为有机可乘,决定驱兵至Totonacs族首府Cempoalan。Totonacs人对郭特斯的身份已有所闻,希望与他联盟,摆脱墨西哥人的凌辱。Totonacs酋长及部族长老因此对他礼遇有加。

不几日,墨西哥部族派来五个税赋稽查官,勒令Totonacs族立即贡献童男童女共二十人,以备祭祀取心之用。郭特斯说服Totonacs族酋长,唆使将此五人囚禁,以示反抗,并扬言倘若墨西哥人派兵镇压,将率兵勇全力协助抵抗。Totonacs人果信其言,将此五人囚禁,族人莫不忭喜,以为此后税赋可蠲。然而,当天晚上郭特斯即设法释放两名囚犯,并私下谓之曰:“汝等宜即刻返回墨西哥,禀报汝君孟德佐玛,汝等乃吾所救,吾将设法营救其他三人。”两名囚犯不翼而飞,让Totonacs恐惧不安,以为孟德佐玛定将派遣大军报复。郭特斯则曰:“彼若遣军前来,吾等必尽杀之!” Totonacs人深为所感,对郭特斯倍加尊崇,有求必应,随时准备协助郭特斯进军墨西哥城。

孟德佐玛既已决定不与神为敌,果未举兵征伐Totonacs族人。他每日沐浴斋戒,杀生献心,祈望郭特斯早日离开墨西哥境。他另派其外甥二人,赍重金前往Totonacs,以为郭特斯受重金后或可无歉以返。然而,郭特斯收下重金后,谓此二人曰:“吾视孟德佐玛为友,今特为孟君冒险营救所囚三人,烦二位禀报孟君,吾等即日启程,将至贵府,与其一晤。”

孟德佐玛闻此言,惊魂失魄,以为天意难违。按常理,他手握重兵,戮杀五、六百个乌合散兵,易如反掌,但他深信神力不可抗,否则灾害莫测。“翎毛蛇”乃风神,无风则无云,无云则无雨,无雨则万物皆枯,人类将以灭绝……人可死,神不可伤,他无法以兵相拒,唯设法满足神灵之欲,期望其欲满意足后,早日离境返回天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海盗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