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比较偏向崔西没死,你去了哪里

2019-12-04 12:56 来源:未知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还会有人替我爱着你,守护着你,你要继续勇敢的走下去。答应我,我走之后,把我的骨灰带在身边,遇到坏人就扬出去,让我最后再保护你一次……”正在读影迷来信的助理皱着眉道,“好深情呀,可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两个警察没有同意去,就说永远找不到尸体,但是这时崔西已死,而人头又开始送过去,那说明罪犯不仅需要杀了崔西,还要把尸体藏起来,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之送盒子的人如果找不到人,两种可能,一种自己打开看(报警可能很大,尸体找到),二种直接找到当事人送给他(毕竟收了钱,结果尸体找到),这只是其中一个疑问,还有很多疑问,我一一提出,请读者自己思考,综合起来再自己判断崔西死了没有。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梁靓笑着指了指墙上新贴的海报,海报上是她扮演的美艳智慧,敢爱敢恨的李润,说:“是指这个吧,我的新电影《爱如烟花》将在近期上映。”

1.杀死崔西还要把头砍下,再换身干净的衣服叫人送快递(还要保证头部的血液都流完才能放盒子里,不然就那个盒子估计早就能看出来),然后再换回有血迹的衣服,然后再找一辆敢载衣服沾满血迹准备到警局的出租车(这种情况估计只能打电话自首吧),估计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吧,不然怎么警察前脚刚到警局,后者跟着就到了呢?

“写信的是个骨灰粉吧。”助理说,“《爱如烟花》也一定会大卖的,靓姐是实至名归的最佳女主角!”

2.按照凶手的意图应该是盒子直接是在两个警察面前打开的,他怎么就能保证看完后警察丈夫在不和另一个警察有冲突和肢体接触的情况下而杀他

刚刚获得“最佳女主角”的梁靓笑着说:“只要有机会,安雅你也可以。”谁能想到,她这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四年前只是个独自离家出来打工的乡下妹子呢?她沉浸在获奖后的喜悦中,没想到,这是最后一个令她感到愉快的夜晚。

3.好吧,就算凶手料到另一个警察会去阻止送货车,他怎么就能知道黑警察不会先拿枪打丈夫警察让他没办法行动

图片 1

4.好吧,就算黑警察不会开枪,他怎么就知道他会上当,罪犯连一个他们家的住址都没有说,还说了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怀孕,当别人说了一个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的时候,大家会怎么想,也有可能是从黑警察面部表情得和行为知的(那为什么黑警察会豪不犹豫的表现出让他相信的表情和行为呢,后面会提出),哎?这样好像就必须要用真人头才行了哦,可以返回第2条思考

1.

5.这么一个高智商犯罪,在有这么多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怎么确保能顺利杀死自己,正常难道不是直接约一个人到某个地方架好网络视频,然后手拿着头给他看,再找死么,要么就是这个罪犯犯浑了,要么就是导演有漏洞,要么就是导演故弄玄虚想留下什么线索

一个男人的到来打破了她的平静。那天,这个男人从身后抱住了正在门前摆弄花草的安雅。安雅一把推开他大叫道:“哪儿来的无赖?快滚!当心我报警!”

6.另外这个黑警察也很诡异哎,前一天晚上情绪不能平静,又砸摆钟又拿刀当靶子(平时都用小飞镖)

男人猥琐的目光像蚂蚁一样在她身上爬过,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了人。麻烦你叫房主出来,说张大强找她。”

7.请大家解疑,为毛当时黑警察就不能说:“那不是崔西的头,不信可以去看看,你是相信他还是相信我。”而是没有说到重点反而只是说不能杀他,好像在默认罪犯说的是真的一样

安雅想赶走男人,男人身边的妇女说:“丫头,快把靓靓叫过来,我是她妈!”

8.最后如果罪犯真的杀了崔西,真心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如果非要杀他才能说明他犯了妒忌罪,如果这样才构成罪的话,那胖子也害其他人了?懒人让别人不爽死了?整容是把别人的鼻子装到自己身上了?

安雅吃惊地去找梁靓,梁靓把两人请进别墅,妇女一见到她,便怒道:“这些年不见你人,现在成了明星,就不管我这个妈了!”梁靓沉默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妇人凌厉的目光令她抬不起头。

9,所以在我看来,罪犯应该是做了一个很逼真的假头(上面搞点凌乱再加上血,再加上盒子那么小,估计只能俯视或者从缝隙中看,相信不拿出来看真心不好辨别,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案件需要辨认尸首呢),这样的话罪犯的内心活动就比较明朗了,第一这个头不管是两人一起打开的,还是一个人打开的,都不会拿出来仔细观摩,再加上自己的言语激怒是可以达到目标的,第二这就符合杀胖子,懒人,整容人的理由了,因为他们没有杀人就构成罪了,所以没必要杀了崔西才能证明有妒忌罪,符合观点“只要有这种根源就是罪”

张大强说:“靓靓,这几年过得不错啊,连我这个做老公的都不理了?”

这只是个人观点,有想到的我会补充,希望大家踊跃发言

梁靓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并没有领结婚证,不算夫妻!”

“办过喜酒就算,这是老家的规矩!你妈还从我这儿拿了几千块的礼金,你想不认账?你一声不吭地跑了这么多年,抛弃丈夫丢下老妈不管。听说外面盯你的狗仔队比较多,你的各种新闻很有价值,要不要我宣传一下,让大众人民来评评理,让那些个粉丝看看你这明星的真面目!”

张大强作势要往外走。梁靓急忙拦住他:“你说吧……你们要多少钱?”

“嘿,这些都好说,”张大强得逞地说,“谁要你的钱啊,我是图钱的人吗?我要你继续做我老婆,你老妈千里迢迢来找你也不容易,这房子不错,以后咱们就住在这儿。”

梁靓紧握的手掌心里都是汗,她根本不敢拒绝,还记得四年前,这个花了几千块把她从后妈那里娶回家的男人是怎么对她拳打脚踢,百般虐待的。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她穿着一双拖鞋带着仅有的几十块钱从那个家里逃出来,那年她才19岁。

梁靓暂且让他们住在她的家里,因张大强也是后妈的侄子,所以她只对外人说他们是她的远房亲戚,对两人曾经的关系绝口不提。

电影首映礼前期,梁靓在家中吃晚餐,餐桌上只有她和张大强两个人,这是摊牌的最好时机。

梁靓特意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高领扣住她纤细的脖颈,长袖紧实地裹在手腕上,胸前装饰着一块硬质皮革,看起来有一种怪异的美感。她的脖子和手腕上曾经遍布淤青,胸口上曾遭受过怎样的重击,所以她根本不敢把这些部位暴露在张大强面前。

“不等妈回来再吃饭吗?”梁靓看着狼吞虎咽的张大强问。

张大强不耐烦地说:“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不等了!”

梁靓叹了口气,用手机给保姆打电话,确认后妈就快要回来了,便不再阻止张大强提前动筷子。

“过完这几天,你们就回去吧。”梁靓冷冷地说,“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我有情人。”

张大强目光如火在烧:“你他妈说啥?你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梁靓一字一顿地说:“再跟你讲一遍,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张大强手一挥,将饭菜扫落在地:“有种你再说一遍!”

梁靓瑟缩着身体躲过扫过来的碗盘,怯怯地说:“你不能对我动粗,当年你打断我胸前肋骨,导致我心肌功能受损!”

“少给老子找理由!不要脸的女人!”张大强冲过去,一巴掌搧在梁靓的脸上, “你以为你混牛逼了,拍了几部破电影,成了什么明星了,就敢给老子甩脸子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是老子花了几千块钱买回来的货!信不信老子毁了你!”梁靓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般,翻着白眼球,捂在心口上的手颓然垂落。

“喂……别在这给老子装死!”张大强摇晃着梁靓,梁靓一动也不动,他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呼吸全无,梁靓死了!他茫然无措,还未回过神,门铃响了,那铃声很快便停,紧接着是门锁被拧开的声音,梁靓的后妈和保姆正要走进门来。

张大强跑过去想堵住她们,后妈一把推开他:“干什么?你想把我饿死吗?”

“不要过去!姑妈!”

张大强话音刚落,后妈愣在餐厅门口:“这是怎么回事?”他提心吊胆地看向餐厅里,以为自己的罪行败露了,然而只看到地上破碎的碗盘,尸体却不见了。

梁靓失踪的消息很快传开,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警察四处搜寻,除了张大强谁也不知道梁靓的死活。张大强不敢再留在梁靓的别墅,找了个借口逃走了。直到一年后,他看到媒体消息,称失踪一年的梁靓已回到家中,只是精神受到打击,记忆出现了问题。

张大强惊诧地回到梁靓的别墅,在那里他果然见到了她!一直留在别墅里的后妈也坐在她的身边。他问梁靓这一年时间在哪里,梁靓含糊其辞,他也不敢细问,只因他不敢提及那天餐厅里发生的事。再次住进别墅的张大强不敢再纠缠梁靓。在他的眼里,现在的梁靓就像是被他杀死之后产生的幽魂,她总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如同无声地斥责他的罪行。

2.

这天早晨,张大强从床上醒来,头脑昏昏沉沉,左臂一片湿滑,他的半边身体被鲜血染红,左臂被截断已不知所踪。他尖声大叫,楼下的保姆急忙叫了救护车。

与此同时,后妈的房间里也传出一声尖叫,一个保姆踉跄着退出房间大喊:“死……死人了!”后妈死在自己的房中,尸体旁边的桌子上摆着餐盘,餐盘里放着一条断臂。

警察赶到现场,勘验尸体,初步确定后母死于心脏病发作,应该是在准备吃早餐时揭开餐盖看到断臂时,受到惊吓所致,那条断臂经鉴定正是张大强的左臂。

警察盘问了别墅里的所有人,给后妈送早餐的是帮厨,她在送早餐时,有人证明她没有进过张大强的房间,也没有任何异常举动。而张大强左臂被截断的时间经估算是在早晨七点左右,这个时间别墅里的两个佣人都在厨房里准备早餐,而梁靓正在外面和一位长期合作的导演一起共进早餐,谈论新戏剧本事宜,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

警方怀疑凶手是外贼,但是门锁没有被破坏,尤其令人在意的是凶手的手法,凶手先为张大强注射了麻药,再截下他的左臂,然后在他的左肩上绑了止血带,才没有导致大出血,手法极为专业。

警方一时找不出凶手,张大强虽然保住了命,但失去了一条手臂,他疯狂愤怒,濒临崩溃。半夜,他从医院里逃出来,坐上了一辆出租车,他确信梁靓就是要害他的人。他让司机把车开回别墅,恰好撞见梁靓正开着跑车离开家。

张大强让出租车司机跟着她,一路跟到一处偏远的别墅外,他看到梁靓下车走进去,便也跟着潜进别墅。在露台上,他看到梁靓和一个男人搂抱在一起,那个男人张大强曾在电视上见过,是和梁靓长期合作的导演!他回想起梁靓曾经说起过的情人以及后妈死时的不在场证据,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梁靓没有在别墅里停留多久,与导演亲热了一会儿便离开了。等她刚从露台上消失,张大强便立刻闪现在导演的身后,把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术刀捅进对方的后腰。他一连捅了数十刀,才转身逃跑,连身上的血衣也没有换下,别墅里的摄像头录下了他逃跑时的模样。

警察抓住他时,他抖得跟个筛子似的:“是那个导演砍掉我的手臂,杀了我姑妈,抢了我的女人。他是杀人犯!还有梁靓,她也是帮凶!她为了报复我才害我的!”挣扎中,张大强左臂截肢处的伤口撕裂,被警察再次送进医院看守。

被杀死的导演是一位有妇之夫,私生活糜烂,媒体对此次案件进行大肆曝光,梁靓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有传她深夜幽会导演被前夫捉奸酿成惨案的,有传她合谋导演暗害前夫反被杀的,坊间评价一落千丈。

梁靓多日没有走出家门,她拿起导演的照片看了良久,她后悔因那夜一时冲动,没有抑制住内心的恋慕,去见了导演而害死了他。

夜晚的医院,张大强精神恍惚地坐在病床上,警察守在病房外,医生按例进去为他检查身体、打消炎针。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弹了弹针管将尖细的针头刺进张大强的手臂,他听到医生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侧响起:“放心,这不会太疼的,至少不会像被砍掉手臂那样疼,它只是会让你的心脏停止跳动。”

医生从容地走出病房,警察在半个小时后才发现张大强死亡,经鉴定是注射了氯化钾造成心脏骤停。

这名最后进入病房的医生名叫陈息,案发后他所居住的公寓失火爆炸,警方赶去逮捕他时,他已被烧成灰烬。从现场来看,他把汽油浇在身上,开了煤气,引火自焚。

这件事引起了公安局的重视,派出了资历老道的刑警队长罗刚,最近正在调查一起连环杀人案。罗刚来到医院,询问院方陈息在案发前有没有离院行为,院方表示陈息两年前曾出国深造,刚回来不久。

罗刚眼神一亮,说:“走,我们去找大明星梁靓,她或许会知道陈息在哪里。”

“陈息不是死了吗?”旁边的警员惊讶道,“虽然被烧得无法辨认,可是基因吻合,的确是他本人!”

罗刚意味深长地说:“怕是没那么简单吧,走吧,让梁靓来为我们解答吧。”

3.

“梁小姐,你知道陈息在哪儿吧?”来到梁靓别墅的罗刚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地说。

接待来客的梁靓诧异道:“他……不是死了吗?”

“对,记性真好,陈息确实死了,但是杀死张大强的‘陈息’却没死……”看着梁靓眼神中的波动,罗刚从容地说,“我说得再直白一点,你知道吕鹤在哪儿吗?”

“吕鹤?”罗刚身边的警员惊呼道,“是那个杀人夺脸的在逃凶犯!”

“对,就是那个我一直在追查的整形医师吕鹤,他于四年前被大火烧毁了脸,便开始连续杀人,夺走他们的脸移植到自己的脸上,他的整容技术出神入化令人惊叹,曾试图以受害人的身份生活,而后被揭发。”罗刚继续道,“追捕他这么多年,我很了解他的犯罪特征。这几年,我查到他出逃海外,陈息在两年前也曾出国,如果从国外回来的不是陈息,而是披着陈息皮的吕鹤呢?”

“不!我并不认识什么吕鹤。”梁靓一口否定,“罗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毫无证据的就想说我和一个杀人犯有关联吗?”

“不,我有证据。”罗刚盯着梁靓的眼睛,“这只是一个猜想,你就是证据!你并不是真正的梁靓!只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脸,就可以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梁靓脸色骤变,罗刚冷声道:“说实话吧,安雅小姐。”

她的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你……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梁靓的助理在她一年前失踪后就离职而去,不见踪影,这本来很正常,助理安雅可能找了其他的工作。但不正常的是安雅视梁靓为偶像,是她的忠实粉丝,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然而在梁靓失踪一年后再度现身时,安雅却没有任何动静,这实在太奇怪了。”罗刚说,“而且,恕我直言,梁靓的演技比你要好太多了,这点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仅仅这样,你就能断定我不是梁靓?”安雅好奇的问。

“不能!”罗刚道,“真正让我起疑的是吕鹤的作案手段。他以前杀人都会夺走对方的脸以及身份,唯独杀害张大强时不一样,他先是冒着风险潜进别墅割下他的手臂再杀他,这更像是复仇。跟张大强有仇的人里,梁靓就是其中一个。”

罗刚看了安雅一眼,继续道:“张大强的断臂被当作早餐送给了梁靓的后妈,而别墅的门窗没有任何损伤,案发时间又在早晨,有两个保姆在厨房,吕鹤潜进来却没有惊动任何人,说明有内应。谁跟张大强和梁靓的后妈有仇又能够来做这个内应呢?答案呼之欲出,就是梁靓本人。本来想到这里,我也没怀疑,直到我看到喧喧嚷嚷的媒体新闻,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是什么?”安雅脱口而出。

罗刚微微一笑:“以吕鹤和梁靓所处的环境,他们都不希望把事情闹大,一个急需社会身份的杀人犯和一个事业正在上升期的明星,他们要杀人只会选择最低调的方法。是什么样的仇恨使他们没有这样做?张大强被捕后,说过他差点杀死梁靓,再加上那失踪的一年时间,我又有了一个猜测,会不会真正的梁靓早在一年前已经死了,一年后出现的梁靓只是吕鹤用高超的整容技术做出来的赝品呢?你们所做的,就是在为梁靓复仇!”罗刚最后一句话一脱口,安雅便瘫软地跌坐在沙发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个人比较偏向崔西没死,你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