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就是资本,双个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开幕

2019-11-26 16:35 来源:未知

(本故事纯属虛构,请勿对号入座)

图片 1

对久居海外、毫无中国当代艺术常识的我来说,曾梵志是一位年轻的艺术家。确实,就在几年前他还和其他一些艺术家一起出现在一个题为浮游的青年艺术家群展中。曾梵志这名字起得很好,喜欢唐朝的人都知道有个作诗讽人,甚有义旨的王梵志。 所以,当我为中国美术馆在德国国家收藏馆作一个题为活的中国园林的展览时,我毫不犹豫地将他的画和更为年轻的艺术家崔菲放在了一起。两个人好像都是热诚的植物学爱好者。崔菲认认真真地将一些干了的葡萄藤子、马铃薯根须组成八思巴文字的样式,用大头针竖列钉在墙上,而曾梵志的画则似乎是把这些有机的小形式都放大了,然后又无穷无尽地在各种自然或非自然的背景上纠葛一气。窗外,是一片盛大的历史园林,如今寂寥地倒伏在那里,对屋内发生的妖娆的一切熟视无睹,一天一天地,黄昏时候的金色那可能是歌德曾经在选帝侯的膝下瞻仰过的夕阳吧从真正的有机世界的缝隙钻出来,拂过室内乱纷纷的画面,又转瞬消失,偶然有几个观众从这间兴许曾经是强人奥古斯都的化妆间的屋子里踱过,困惑地挠着头。 老实说,是在见到他的这批画之后,我才把他和那个卖得颇为夸张的面具的始作俑者联系在一起的。在做那个有关园林的展览时,满脑子装着德国的我,看到这幅标定为《无题》的画的第一反应,是想起了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的《野草》,虽然丢勒的那幅水彩画被定性为一幅习作,它却依然显示了这位大师对于细节的无止尽的耐心是狼尾草还是大油芒,像我这种植物学考不及格的人是分不出来的,可是,曾梵志让千百根几乎不占据体积的细线空间无穷无尽地纠葛。能把这样复杂的关系表达清楚,就是再愚钝的人也能看出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杨凡艾克说,北方艺术家的任务是像镜子一样反映自然,可是丢勒本人却并不满意这种镜子的角色,南方艺术热情似火的风貌时刻纠缠着他。自然,即使是理性的德国人也可以热情洋溢,问题是一个西方艺术家不大容易兼有这些选择他是不可能既在岸上又随波逐流的。 在曾梵志这里,这样的问题好像是并不存在的。他不断出人意表的新作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了,却依然流露着一种双重解读的可能冷不丁地瞅过去似乎很抽象,但是你要是细看进去,每一笔触都透露出没有来由也不知在哪里结束的激情,好像是两只手同时抓住的画笔自动生成的一段歧路;它的复杂性已经足够接近使人困惑的真实了,却永远不会像新艺术画家那般流露出画蛇添足的美学。他的这批画作的选题更有意思要么是取诸于大的星星点点的远空,要么是沉入古伽蓝的湖石纹理深处的微观世界,它们永远是一种异地里的反观,处处显示出一个逐渐愈合却不断被否定的自我出生并成长在毛焦火辣的武汉,成名在盛大冷寂的北京的曾梵志,是否正在寻找另一个更适合他此时心绪的地理场所?

一、

展览开幕式4月25日,剎那KSANA:徐弘秦艾双个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开幕。展览呈现了徐弘近年来的油画新作品以及秦艾的工笔新作几十幅。此次展览由著名策展人徐钢策划。距离秦艾2011年的个展已经有四年时间,秦艾表示:距离上次展览已经很多年了,按计划应该12年就实施。可我有展览恐惧症,每年作品很少以外,觉得自己画得还不够好,尤其是个展,所有人要看你这份答卷。秦艾此次展览的作品基本是上次个展之后新作,有很多已经被海外的藏家收藏,此次展览只能借展,此外,还有四张从未展出过的新作,一个是《寻花山》,另一个是三联的《众妙之门》。至于刹那这个展览标题,秦艾说:那时去南京的鸡鸣古寺,有一个历史悠久的药师佛塔,忽然就觉得有一刹那有感触,于是创作了这个作品。艺术家徐弘而作为先生的徐弘在南京艺术圈里颇为活跃,曾经办过剧社,玩儿过摇滚,他和秦艾一样,年轻时都有个电影梦。为了准备这次双个展,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制作一个视频在现场播放。徐弘认为:刹那是时间的概念,假如时间是一个环形的跑道,越跑其实是离起点越近,如果理解到这个,就会变得淡定。比如说《墙角的珍珠》这个作品,最初画面的构想是有珍珠跳动,空中停留的那一刹那把它画下来,最终我选择了它落地,完全安静的画面,这是我自己对时间的认识。从2009年起,徐弘的注意力逐渐转到室内景观中,桌椅家居,各种静物,各样的光影线条,都带上了浓重的情绪感和个人风格色彩。徐钢在谈到这次展览时,提示说:《仁王经》说: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常人会以为刹那就是用来度量微时间的单位,而事实上,佛教中的刹那,说的是时间长短的相对性,再微不足道的时间都可能包含着自身的一个宇宙。对于南京的艺术家伉俪徐弘和秦艾来说,他们的感情交流、家庭生活、艺术追求都是一个个刹那,在其中浓缩了无法衡量的喜怒哀乐,却又在他们的作品中泄露出蛛丝马迹,从自己各自熟悉的媒介来理解刹那和大千、时间的流逝和凝固永恒之间的关系。在徐弘的刹那中,所有的形象变得鲜活起来,让自信而内敛的艺术家取得一种自由的掌控感,在具象和抽象、线条和光影、能指与所指、空镜头和人物拥挤场景之间游刃自如。艺术家秦艾秦艾的画,一见之下再难忘却,是因为她对于物理物情物态三者掌握得都很精确。以她的太湖石为例,完全不用线条来支撑轮廓,而是渲染得笔笔细致,让太湖石的筋肉连粘不绝,明暗有序,烟云内聚,凝神忘形,达到气色通晴阴的境界。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6日。

如此,在这一时间,在素以园林而著称的苏州举办这样一个展览,似乎是再合适也不过了。

她从未设想过与他的相遇。

编辑:赵成帅

太湖石 难怪成熟期的画家,比如晚年的莫奈,对园林这样的主题总是很有兴趣呢这是在山重水复之后一种新的可能性。 这正是太湖石,他多幅画作的题目太湖石谈不上是真正的主题,而只是一种由头,类似中国古典诗歌中的起兴。 太湖石是曾梵志新作中最具象的题材,同时它也是中国园林中最容易识别的物之一了,与英石、灵璧石、黄石并列为所谓四大玩石。 在曾梵志的画中,具象的太湖石只是灵光一现,就变得模糊而格外地生动起来了。

头一天晚上入睡前,她煨在被子里痴痴地研究他的作品。

戏剧 生活的戏剧对于曾梵志而言可谓够戏剧性了,在他还只有二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已经画出了那幅后来卖出天价的《协和医院》,糊里糊涂够了胡润什么排行榜的资格,以至于现在他要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就只能通过一种下意识的自我彩排:他一大早就开着车去北京城里上班,约束自己安心工作,晚上定时下班,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的生活缺乏普通人所面对的压力,缺乏一个人类学家所期望的一般性结构,却充满了让娱乐记者感兴趣的心理细节的层次。据说,他开悍马,用登喜路香水,连袜子都只穿KENZO,然而每天早上,他在自家1000多平方米的院子里吃的还是自制的汉式点心,吃饱之后的活动是喝咖啡晒太阳,院子里的两棵白桦树是他5年前栽的,他最在意的作品是他4岁的女儿。

中式园林景致,模糊的太湖石,近处树枝上跳跃的光线,远处斑驳的树影,朦胧中的江南,被一层层淡淡油彩所笼罩。放大,再放大,放大到手机可能的极限,依然看不出那些独特的肌理效果是如何做到的,越放大反而越是模糊,模糊到看不出太湖石与树枝的轮廓。

从使人触目惊心的面具开始,曾梵志似乎就这样逐渐退向了现实的门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年轻就是资本,双个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开幕